狗屎皮聚会

简单记一笔。8月20日,苏州。

因为先要去酒店入住,稍晚到会场。后来才发现第一场Scala的分享已经完全错过了。

TR在讲Symfony。由于技术细节听不太懂,只能关注一些方法,比如:

  • 跟数据相关的操作往后拖,所有的api都返回json格式的结果,前面的操作可以有更灵活的选择。
  • 路由用正则表达式来进行限制,超出这个范围的不做理会。
  • 要构造测试样本数据,合理真实,并有确实的期望结果做参考。

TR在gitbook上发布了一本相关的电子书,大家又讨论了一下gitbook的生成等周边技能。

午饭吃湖南菜。

下午令狐从架构的角度讲了讲。我能记下的是:

  • 一定要有技术手段来限制客户那些操作不能做。
  • 一定要考虑到灾难,比如硬盘坏了,节点挂了,大楼炸了。不是说过度设计,但是要找到一个平衡的点。
  • 代码检查,静态检查。要有,要有给对方犯错的机会。(这是不是说我们都长大了?)
  • 升级自己的产品的时候要兼容以前的版本,旧用户发现不能继续使用了是不可以接受的。

接下来我给大家看了一个docker-elk的image,ELK 的一个小例子。我事先导入了一本小说,然后可以分析词频,仅此而已。昨天,公司里有个培训,一个CI工程师分享ELK使用。他就是在Jenkins上用ZMQ插件把数据都规整成一定格式,用json方式发给ELK,就有各种可以供分析的新tags。我准备在自己的Jenkins上也这么弄一弄。

最后三火演示了一些Mesos,Marathon的东西,虽然知道这是分布式的方向,但是也不是个人能玩的。

每年有这么一次交流的机会很好。期待明年。

见Cliff

三月九号晚上在星光二期的新疆菜见了一个长辈Cliff,十几年没见了,又是同行,谈得非常投机。

有几点感受。

  • 专注。他一直在一个行业里工作,从来没有因为软件是万金油而转行,专注做那一块。
  • 积累。他二十年了还在用MFC,大浪淘沙,现在会MFC的高手已经少而又少了,他就是一等一的高手。二十年来他写了很多能给自己用的类库,积木搭一搭就很快了。反而不用不断的跟进新技术。
  • 围棋还是很开发智力的,要坚持。

PyCharm两件事

这是一篇技术相关的笔记,如果没有兴趣请绕路。

由于工种的变化,我开始用python写一个比较大的工程。那小作坊式的编辑器就不适合我,PyCharm就是我的选择。

单位的操作系统是Windows 7,家里的是Windows XP,两个系统上用的都是 PyCharm Community Edition 3.1.3, 都遇到了一些问题,分别说。

家里Windows XP上PyCharm 装好,启动。 发现内置的Terminal不能用,是灰的。

一开始我还到Twitter上去问,没有人给我回音。后来我发现可以看到PyCharm后台的log,具体的位置在“c:\Documents and Settings\username\.PyCharm30\system\log\idea.log”。打开,查找“Terminal”,能看到一些java抛出的异常信息。向上看,能看到一条:

“Unable to load library ‘D:\USERS\Haijiang\tools\PyCharm313\lib\libpty\win\x86\libwinpty.dll”

好吧,估计就是这个dll出的错啦。google上查找,找到了https://code.google.com/p/android/issues/detail?id=62572 这个帖子。帖子里说的是 android-studio 碰到这个问题,鉴于PyCharm和android-studio用同样的IDE,那就试试看。在#3答案里面提供了一个链接,github上的: https://github.com/rprichard/winpty/downloads 里面有一些编译好的包下载,我下载了winpty-0.1.1-msys.zip 这个包,替换了原来的位置的dll和exe文件,名字改成原来的样子。

重启,Terminal用起来。

在办公室(Windows 7)遇见的问题倒是简单一些。我最近偏爱Solarized Light这个配色主题。在github上我找到了一个为PyCharm做的主题,在这里:https://github.com/sevas/pycharm-color-schemes 。用起来还不错,有一个小问题,就是Terminal里的配色默认的情况下文字和背景是一样的,只有在选中的情况下才能看出来原来那里是有字的。一开始我以为Terminal也是灰的呢,后来发现能用,只是暗夜里的乌鸦,墨墨黑。

通过和其他的配色文件进行比较,我发现有两个变量控制终端的前景色和背景色,CONSOLE_BLUE_OUTPUT 和 CONSOLE_GREEN_OUTPUT。看到这里哑然失笑有没有?!github上的那个主题是没有这两个变量的,加上,给不同的值,把配色的xml文件放到 “c:\Documents and Settings\username\.PyCharm30\config\colors\” 下面去,PyCharm里面选好,重启。Terminal就用起来舒服了。

改良过的主题文件我放在我的github页面上了,这里

停电

家里前天晚上停电了。

楼上那家在装修,倒是好心早早就在楼下写了条子,说家里要装修了会扰民,到时候请联系,电话号码电报挂号等等,我也没当回事。一天从外面回来发现家里断电了,进门,推电闸,电来了。只是冰箱上有水,地板上的电插板也湿了。自己弄干净了就没事。再后来,下水堵了,楼上在弄水管的时候把小石子扔下来,跟他们说了,也修好了。家里的基础建设就这么一轮一轮的经受考验。

前两天情况有点变化,跳闸的时候楼上的空气开关是好的,得到楼下总闸去看看保险丝。这样弄过两次,想想和楼上的装修也关系不大,是冬天来了的信号吧。只是大晚上的去弄保险丝挺烦人,需要跑上跑下。

前天晚上十一点多,已经躺在那里打游戏,突然就断线了。起来要开灯灯不亮,知道是停电了。打手电去看空开,也还好,那就是楼下的总闸跳了。算了,不要抹黑穿衣服拿工具下楼上楼装好再下楼上楼了,睡觉吧,明天是新的一天。

可是长夜是漫漫的,翻来翻去不能入睡。网络是断了的,冰箱是热了的,电视是没的看的,和外界唯一的连接线是手机上的Edge。感觉怪怪的,好像自己困住,在一个黑漆漆的异次元,想叫叫不出,伸手一探一切都是虚幻,我在天边仿佛看到一丝白光,但是又不能向那个方向前进。我只好拿出手机看扎克看饭否看大众点评看街旁。我就想着我是一盘童安格的磁带,放了A面《干燥花》该翻面到B面放《忘不了》,唉,折腾好久,到三点,入睡。

东方既白,下楼,弄保险丝,一切都欣欣然的样子。

=====================

自从Mansum离世都没有想起写点别的。今天早上在公车上看村上春树的《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突然有写写闲话的冲动。

早上很冷,我开了空调暖了好久才爬出被窝。想着周末小超母子可以过来收拾一些冬衣。到了办公室,听说过两天会升温,那就还是我一个人跑跑吧。我是靠近天蝎的天秤,纠结的天秤。

纪念李文琛先生

m

 

这是LinkedIn上的一个截图,可惜这个页面该不会再更新了,消息也送达不到收信人了,李先生已经荣归天家了。

Man Sum为他们公司的产品提供支持,为我们提供帮助。渐渐的他和我们很多人都成了好朋友,这是一个谦逊善良的兄长,一个真正的朋友。

第一次见到Man Sum是2006年底。他和John第一次来我们这里访问。我那时还对这个领域很陌生,Man Sum给了我很大的帮助。

Man Sum总是耐心的听完我的问题,然后耐心的告诉我怎么做。有的时候我都觉得我提出的问题是很蠢,提出来多么的不应该,起码应该自己找找解决方案。可是Man Sum没有嘲笑我,没有指出应该先去RTFM或者STFW,而是撸起袖子帮我一起做,同时会一点一点的告诉我这个信息到哪里去找,如何找到相应的资料。

Man Sum总是很耐心的记录下所有的需求。他会说不能马上答复你,但是他总会给你一个说法。哪怕这件事情是多么的小,小到你已经忘记。

后来我有了Juha。Man Sum建议我多给孩子拍照。他自己也是个摄影爱好者,为了家里的狗狗拍了很多好看的照片。为了这些照片还制备了RAID等硬件。他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为了生活拼命的工作。

Man Sum帮我带了几次香港的奶粉,后来他跟我说杭州的海关都认识他了。有一次Juha生病,需要保婴丹,正好知道Man Sum第二天要来杭州,我就冒昧的在晚上打电话给他,他二话不说就出去买,回到家还电话我说运气好,在超市关门前一刻买到最后的两盒。我和小超都很感激他,一直说要吃一餐饭。可是就永远的错过了。要是能换Man Sum回来,哪怕一天,烧掉一个Justin Bieber我也不在乎的。

很多话到了指尖就是打不出来。我想,除了我一定会有别家公司的人在写纪念Man Sum的文字吧?我也在想,是Man Sum什么样的品格使他受到这么多人的尊敬呢?技术人员的路就是该像他这样踏实的走下去的。

这两天总想到Man Sum。总想着办公室的门打开,他清瘦的身影背着黑色的电脑包闪进来,总是这么希望。

李先生一路走好。

2013新年快乐

玛雅人说的世界末日其实是来过的了。只是在那一瞬间,世界这台高精度的计算机保存了所有的寄存器信息重启了。

2013年来了,新年快乐。

换了一个组,会更忙,加油。

Juha也三周岁多了,一定要上幼儿园的了,纳入了世俗教育的轨道,还真有点儿舍不得。

2012年的目标很多没有达成,连买电脑也没有实现。2013年的小小目标还是买电脑吧,树莓派算不算?

要快乐,一定要快乐。

重逢

好巧,小超他们在外婆家整整住了一百天。

在机场出口接人,内心非常的忐忑。他们的样子有没有变化呢?眼睛睁得很大,似乎每个人
都可能是小超,每个孩子都可能是Juha。飞机落地了二十分钟,才看到熟悉的身影闪出来,
Juha还是戴着棕色的渔夫帽,背后的小书包也还是用一条红带子牵在妈妈的手里;小超样子
没变,我还认得,据说瘦了。在玻璃墙外面我就已经打过电话,挥挥手。拖着行李出来的时
候我真的犹豫了一下应该先拥抱老婆还是抱孩子。有人说要给孩子老婆在心中第一的教育。
但是当时情况确实很紧急,Juha出来竟然不认识我,很怯生生的。我只好给小超一个微笑,
低头去对付孩子:“还认得我么?我是爸爸。”等等云云。也就几分钟,Juha就在出租车上
爬到我膝头嫩嫩的叫“爸爸”了,声音很美妙。

三个月的成长是显而易见的。原本贴在墙上的各种认字的海报,Juha已经可以跑过去指着上
面的东西报出名字了:鸭子、老虎、苹果、鸡蛋……对数字还没有太多的概念,不过可以不
用着急,语言都开窍了,后面的事可以慢慢来。自我意识的觉醒很强大,一个劲儿的说“我
的车”、“我的球”、“我的小车”一类的。看见Juha的成长,我很开心。

小超回到家没有很不愉快。我提前两个星期就开始收拾,去掉单身汉生活的脏乱差。几天来,
她已经把家按照她的意志重新建设起来了,“好的方式,坏的方式,哼哼,我的方式!”也
好,怎么舒服就怎么来吧。

现在下班回到家会被Juha拖着玩,“打球吧……不能坐,要站着……”美妙的日子刚开始。

二月

我不想留到2月29号再写,听说那天是女孩儿表白的日子。

二月总是很快就过去,一是大多在过年,二是确实短几天。

月头带Juha去打疫苗。只是针扎进去哼唧两声,然后就好了。孩子大了,真好。

Juha闹了几天不舒服,接着小超也头疼感冒流鼻涕了几天。难为她几年也没个替手,病都不敢生。我也得分身有术才好。

最好的朋友Izzy在2012年2月22日这么二的日子领证结婚了。他已经不常住在杭州回去了。中旬的时候约我去洗澡。在澡池里天南地北的聊。说到以前交往的一个女孩儿时他说:

我都不觉得她是我女朋友,因为我所有女朋友你都是见过的。

这简直是给我发人品过关的证书嘛,甩那些Ex杀手几条马路。

有几个同事离职了。移民武汉,移民澳洲。改变总是好的,看得我心痒痒。

我还好,嗯。

祝贺Sam的儿子西恺降生。

2011过去了……

2011大事:

  • 一月,没事儿。
  • 二月,过年。生病,过年期间打点滴。
  • 三月,没事儿。
  • 四月,父母六十大寿。去深圳参加小舅子婚礼。到罗湖口岸盖章。
  • 五月,配眼镜。
  • 六月,参加猛禽饭婚礼。
  • 七月,房租涨价到一季度7200元,缴ADSL包年费用。Izzy携眷访问杭州。
  • 八月,小美丽到杭州,我们一起吃饭洗脚。入手iPad2,终于有了苹果产品。
  • 九月,没事儿。
  • 十月,国庆节假期。同学结婚。见南桥。
  • 十一月,没事儿。
  • 十二月,小超的爷爷去世,去广东奔丧。Juha两周岁。

相关统计:

  • 买了《程序员》杂志12期,《读者》杂志24期,《译林》一期。三轮车上盗版书11本。
  • 麦当劳17次(小超参与其中两次);肯德基23次;必胜客17次。
  • 支付宝充值21次。买奶粉40+罐。

2012 todos:

  • 多赚点钱。
  • 健康生活。
  • 和家人多在一起,多点儿再多点儿。
  • 写点儿小程序小网站。
  • 老婆买的彩票中大奖,25块一次少少拿也好也好。
  • 给自己买台笔记本电脑。

That’s all.

感冒了

都怪小超,在微博上说我心疼儿子都哭了。好几个同事过来问我。要有爱心的说诚实话,我就承认了。

周末在上海,天一下子冷了。孩子晚上穿得不够,就感冒了,流清鼻涕。马上就坐火车回杭州,一路上鼻子堵得难受,孩子哭闹个不停。到了杭州家里已经快晚饭时分,家里还是一副百废待兴的样子。也难怪,只有爸爸空巢一个星期家里不乱糟糟都说不过去。

大人和孩子都很疲惫,小超因陋就简给孩子弄了点白粥吃了。大人就叫肯德基外卖。我们夫妻在饭桌边吃汉堡包,孩子就在地下跑来跑去的玩,精神还好。不一会儿就过来要吃的。以前孩子很喜欢吃炸鸡腿儿,也不怕鸡腿儿的那种辛辣。这次我就给他了一个,他自己溜溜的边走边啃。小超看见了,说油炸的鸡腿儿是发的,孩子感冒不能吃。我从Juha手上夺回来,他就自己坐在泡沫地板上看着我们,不时低头扳着自己的手指。看到病中的儿子很无辜的看着你,我就忍不住眼泪掉下来。

父母的心都是这样的吧。“要是病生在我身上就好了”,我当时闷头就这么说。可是不能乱许愿,这不,这厢我就感冒了。只能加了一床被子发了一夜的汗,至今头还重重的。

好在Juha情况好了很多,我不担心他,开始恨他爬上爬下顽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