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逢

好巧,小超他们在外婆家整整住了一百天。

在机场出口接人,内心非常的忐忑。他们的样子有没有变化呢?眼睛睁得很大,似乎每个人
都可能是小超,每个孩子都可能是Juha。飞机落地了二十分钟,才看到熟悉的身影闪出来,
Juha还是戴着棕色的渔夫帽,背后的小书包也还是用一条红带子牵在妈妈的手里;小超样子
没变,我还认得,据说瘦了。在玻璃墙外面我就已经打过电话,挥挥手。拖着行李出来的时
候我真的犹豫了一下应该先拥抱老婆还是抱孩子。有人说要给孩子老婆在心中第一的教育。
但是当时情况确实很紧急,Juha出来竟然不认识我,很怯生生的。我只好给小超一个微笑,
低头去对付孩子:“还认得我么?我是爸爸。”等等云云。也就几分钟,Juha就在出租车上
爬到我膝头嫩嫩的叫“爸爸”了,声音很美妙。

三个月的成长是显而易见的。原本贴在墙上的各种认字的海报,Juha已经可以跑过去指着上
面的东西报出名字了:鸭子、老虎、苹果、鸡蛋……对数字还没有太多的概念,不过可以不
用着急,语言都开窍了,后面的事可以慢慢来。自我意识的觉醒很强大,一个劲儿的说“我
的车”、“我的球”、“我的小车”一类的。看见Juha的成长,我很开心。

小超回到家没有很不愉快。我提前两个星期就开始收拾,去掉单身汉生活的脏乱差。几天来,
她已经把家按照她的意志重新建设起来了,“好的方式,坏的方式,哼哼,我的方式!”也
好,怎么舒服就怎么来吧。

现在下班回到家会被Juha拖着玩,“打球吧……不能坐,要站着……”美妙的日子刚开始。

2 thoughts on “重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