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

我不想留到2月29号再写,听说那天是女孩儿表白的日子。

二月总是很快就过去,一是大多在过年,二是确实短几天。

月头带Juha去打疫苗。只是针扎进去哼唧两声,然后就好了。孩子大了,真好。

Juha闹了几天不舒服,接着小超也头疼感冒流鼻涕了几天。难为她几年也没个替手,病都不敢生。我也得分身有术才好。

最好的朋友Izzy在2012年2月22日这么二的日子领证结婚了。他已经不常住在杭州回去了。中旬的时候约我去洗澡。在澡池里天南地北的聊。说到以前交往的一个女孩儿时他说:

我都不觉得她是我女朋友,因为我所有女朋友你都是见过的。

这简直是给我发人品过关的证书嘛,甩那些Ex杀手几条马路。

有几个同事离职了。移民武汉,移民澳洲。改变总是好的,看得我心痒痒。

我还好,嗯。

祝贺Sam的儿子西恺降生。

One thought on “二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