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怯空房不忍归

春节就如同小偷一样哧溜一下就过去了。今年的春节倒是挺有意思,在上海过了除夕,初一全家就到杭州了,初四晚上家人回上海,我就一个人在杭州度过春节剩下的三天,明天,再没有任何偷懒的理由,要开工了。

也没有走亲戚,除夕过得十分的平淡。理发是必需的,因为正月里传统上是不能理发的,叫“剪旧(舅)”。平时也吃得不错,年夜饭也没有什么新鲜的花样,倒是午夜的一顿饺子挺好,我吃到了两枚硬币,好兆头。

初一全家就到杭州来了,整理了房间,然后在外面吃了一顿饭。这是几十年来比较奇怪的,我们家从来没有初一在饭店吃晚饭,呵呵。

初二去断桥、宝石山。人好多啊,从宝石山看下去,西湖一带摩肩接踵的,真可怕。一家还去了河坊街,讨厌的是那些卖阿拉伯烤肉的,熏坏我了。

初三本来要去玉泉,看看最好的大学——浙江大学。可是到城站发现K7公交车人太多,人们都是去灵隐寺烧香的。我们只好在湖滨就下车,走了南山路一段。睡眠也不是很好,早早的回家了。

初四晚上家人就回去了,坐的是子弹头列车CRH,他们到家的时候正好是初五迎接财神,一切还不晚不晚。

十分感谢小S给我留下了他的麻将,我们一家在春节中十分放松的打了许久麻将。 我在以前的Blog说过我们这种麻将的规则,简单的说就是垃圾和,没有风向,没有花,没有白板和发财,唯一留下的红中还是凑数用的废牌。原本我们的本钱只是八十枚5分硬币,今年倒是升级了,变成八十张五角纸币,倒是有趣得很啊。

后面的三天我一个人,没有人和我面对面说话,无聊得很。只好看电影,看片子,Heroes和Prison Break都看过了,还去书店买了一本村上春树的《东京奇谈集》。到公司去收了一下邮件,短短一个星期,二百多封,明天上班有的忙了。

过年几天看完了《乔家大院》小说,没读后感。 书中乔致庸用了王维的诗做密字,其中一句:“心怯空房不忍归”。倒是很切合这几天的小心情,呵呵。

二月的读闲书任务算是完成了,下一本就是《东京奇谈集》了。

昨天翻看以前的Blog,这篇倒是无比的喜欢,推荐一下。

10 thoughts on “心怯空房不忍归

  1. 打麻将?我喜欢,呵呵,春节回老家每天的娱乐,老家氛围所致。。。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