蹒跚学步书

好像是上个礼拜的一个早晨,我在车站上等班车,一个陌生的电话。

——你是刘海江么?

——是啊,你是哪位?(对陌生人要有礼貌)

——我是慌啵您啊。

——哦。(其实我没有听清楚,即便是上面的那三个字我也听得不真切)

——你能不能给我你的地址,我要给你寄一本书。

——(怎么这么直接,我都不认识你,怎么一上来就要我地址)嗯?你找我有什么事?

——嗯……你是刘海江么?我是慌啵您,蓝桥啊。

——蓝桥(南桥!!)?哦,哦,哦。你回到中国了?你好你好。

……

——我的地址是江苏省杭州市……bla bla bla。

——我要给你寄一本带小孩的书,小超还好吧,祝贺你们啊。

——谢谢谢谢。不能在杭州站一下么?真遗憾。

……

这个礼拜收到了这本书。前天才翻看了两页,原来是一岁到两三岁孩子的养育书。全英文,还好,离那个时候还早,我可以慢慢看。

多少朋友都从网线的那一端走到台前来,这次最为震撼。南总说得一口安徽话哦,原本以为南总说古论今时必然操一口罗京式的国语,声如洪钟。遥想当年,方苞姚鼐也是一边说着这样的话一边落笔写下那些名篇的吧。嘿嘿,不厚道的想象一下,那加国的女博士是不是一口海蛎子呢?

What to Expect the Toddler Years,蹒跚学步年岁的期待。期待当然是父母的,孩子那个时候可是最会活在当下呢。其实,再多的期待也是白搭,孩子有自己的路。

8 thoughts on “蹒跚学步书

  1. 嘿嘿,我说中文,要看跟谁说,基本不带海蛎子味儿,跟北京人就跟着京味跑,跟安徽人就是第二个“慌啵您”,因为我的语言“天赋”太高,有时候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的口音,下次回国争取给海江同学打个电话,看看自己的口音能变成啥味儿。

    唉,真羡慕你们都能见到蓝桥。

  2. 不要丑化我的光輝形象,我的安徽普通話講得挺好的,不過我這繁體怎么轉化不成簡體了?

  3. 我在南京学的是南普话,后来出来了,说回自己的广普话了。
    慌–方,这有点像福建口音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