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的梦

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

一天中午,很多人在午睡,包括我们的Juha哥。这点很不寻常,因为只有我睡觉,Juha哥是不会睡午觉的。我们几个没有睡觉的在会议室里面玩,抑或是实验室,但是那个实验室貌似是在五楼,不是高高在上的二十五楼。我们的伙伴中有Zoro、Kevin、Edmund、Xiaohua和我。

这个时候不知道谁从裤袋里拿出一支笔,就在墙面上画了一条线。突然,那条线变成一把枪,那人就从墙上取下枪对着墙嘭的一声,就是一个子弹孔。其他人争先恐后的抢过那支笔在墙上画,笔划短的是手枪,长的是步枪。其实不用画整个枪支,只要画一条线(枪管),就变成了枪。记忆中只有一把,就是说后面的那把枪出来了别人手上有的就消失了;最后是一挺AK47。大家在墙上打孔,很开心。这个时候是我,还是别人,为了树立典型,就算是Zoro吧,提出一个问题:要是打天花板子弹会不会最后掉下来。大家就试验,嘭的一枪上去,一个孔,一二三四,五还没有数完,在不远的地方又出了一个孔,是那枚子弹掉下来了。大家这可高兴了,嘭嘭嘭嘭……不一会儿天花板就被打烂了,标志是空调的内机掉下来了。

download Betrayal

我只好到一个房间去找Juha哥,那个房间好像有上下铺的床,Juha哥睡在一张行军床上。我把他叫起来到WR那边去报修。

回到现实里来。这个时候妻开灯到厅里面去了。不知道她要干什么,外面黑黑的。原本我是要马上起床跟出去看看情况,但是梦境实在太吸引人了,我忍不住要把梦接着做下去……

WR房间里几个人在谈山海经,或者是打扑克、打麻将。我和王小英说我们实验室的天花板坏了,要WR去修。王小英说别着急别着急,等玩完这把的。估计她牌型不错。我心里骂道:嘿嘿,还不着急呢,空调都掉下来了。结尾都是精彩的,我听见Juha哥给了一口京骂。

做好了梦,我起来到厅里去看。妻在微波炉里面转发糕。她一回身看到我吓了一跳,对我说她饿了。这个时候是凌晨三点。

6 thoughts on “昨夜的梦

  1. 最后一段才是最重要的,估计是某人有喜了,半夜爬起来吃东西

    p.s. 建议抹掉有特征的称呼,改成物业啥的。 省得wxy真的google到这来,哈哈哈哈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