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Week26?2008)

这个周末从礼拜五开始。

往年有单身晚会性质的Summer Party今年来了一次阳光普照,全体员工都去参加,又有自助餐又有舞蹈比赛的。我们组代表整个部门去表演,是一个篮球主题的集体舞,有点像那种体育健美操。江妹有很多同学的专业就是健美操,身材高矮胖瘦不等,为的是组成宝塔时能充当墩儿或尖儿等不同材料。小组里面十几个八零后同学利用午休、下午下班后的时间历时两个星期排练,从一开始的群魔乱舞到最后表演时候毙了全场,经历的艰辛不是一点儿半点儿。他们在台上表演,我在台下兴奋的看,那充满激情的动作确实感染人。舞美也很好,只是烟火起来的时候正是Peony从其他同学搭起的拱门里款款走来的时候,烟雾缭绕的有点看不清楚,遗憾啦,遗憾啦。

周末,文学泰斗韩寒被南桥无情的攻击了,说韩寒算个屁。我希望有关同志认清事实,自觉自愿的把文章的题目改成韩寒算个屁吧。

对教育的叛逆我估计人人都有的吧。我清楚的记得,我小时候挨打最厉害的一次是在小学,不知道老师出于什么目的搞了一次“民意调查”。其中有一道题目是“遇见你喜欢的老师你怎么样,遇见你不喜欢的老师呢?”对于后面一道题,我回答了“老师滚蛋”。后来被家长,我不记得是爸还是妈,一顿好打。就是从那次,我才知道古语“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如今孩子对教育的叛逆,应该比我们那个时候更甚。其实社会不用着急,到头来,他们终将成为我们,发自本能的会为他们下一代的叛逆而担忧的。所以我说,韩寒要是十年之后还是这付衰样子,那这孩子没用了。那个新疆人闹得牛不牛,凶不凶,到头来还得在台湾当专栏作家,维持自己的生计。哥们儿,你也悠着点儿。

One thought on “周末(Week26?2008)

  1. 每个人都叛逆过一段时间,到最后总归要着手建设。你说的民运很悲哀,落到了靠叛逆当饭吃,逢中必反的境地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