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2008W21?)

周五,携拙荆赴小辛为费老莅临杭州接风的宴会。席间自然会说到地震的事情,说红十字会只接受钱和成色全新的物品。可能有物流上的困难吧,旧衣物并非不需要,因为“谣传”有说灾区的活人会去穿那些逝者的衣服。又说,床单无论新旧都需要,也很紧急,听了心里沉重得很。

周六加班,最近项目紧,心情也随着紧张。晚上七点新闻联播是罗京主持的。这个人很了不得,要么播要闻要么播讣告,果然,一个绩溪人到四川去赈灾,弄得雷霆雨露俱是天恩的样子。对这些无可奈何的我只能代表我个人深表遗憾。

周日,那个火把到杭州。我们夫妇要睡懒觉,没有凌晨五点多出门去凑热闹。大喜遇到大悲,大喜自然让位,只听说过大悲咒的。

本来和Izzy说好一起吃晚饭,下午电话过去确认,说在杭州剧院门口帮着四川同乡会捐款,叫我们过去。贱内原本换上的是一件黑色连衣裙,想到可能要捧箱子,还是换成了牛仔裤加T-Shirt。到了那边,原来不需要我们出力,那就捐一些善款。Izzy看出我们的顾虑,小声告诉我们,这些钱还是能真正用在灾区的。那些四川同乡会的人站在街边,举着标语,喊着口号,—“我们行不行?”—“行!”;“雄起,雄起!!”还数次唱起《爱的奉献》,场面感人。这些人中间有很多都是家乡遭难的,其中一个柔弱的小姑娘还有几个亲人罹难了。

晚上吃饭,Izzy说了一些的感受:

  • 东北人豪爽。有父女二人两次经过,每次捐款老头票儿数张。
  • 学生对捐款颇为积极。虽说还是父母的钱,但是爱心是自己的。
  • 年轻父母借机会培养小孩的爱心。有父母叫小宝宝过来往捐款箱里面投钱,给他幼小的心灵里种下种子。

终于要举国哀悼下半旗了。好吧,明天的“半纸婚”纪念日活动取消,吃点苦瓜汤就好了。

PS.杭州赛百味(Subway)5月22日全天的销售额将捐献给灾区,如果您好这口儿,可以那天光顾一下。班车M2线到终点站梅登高桥下车对面路口走进去100米就是了。

参考链接:这里,还有这里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