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电

家里前天晚上停电了。

楼上那家在装修,倒是好心早早就在楼下写了条子,说家里要装修了会扰民,到时候请联系,电话号码电报挂号等等,我也没当回事。一天从外面回来发现家里断电了,进门,推电闸,电来了。只是冰箱上有水,地板上的电插板也湿了。自己弄干净了就没事。再后来,下水堵了,楼上在弄水管的时候把小石子扔下来,跟他们说了,也修好了。家里的基础建设就这么一轮一轮的经受考验。

前两天情况有点变化,跳闸的时候楼上的空气开关是好的,得到楼下总闸去看看保险丝。这样弄过两次,想想和楼上的装修也关系不大,是冬天来了的信号吧。只是大晚上的去弄保险丝挺烦人,需要跑上跑下。

前天晚上十一点多,已经躺在那里打游戏,突然就断线了。起来要开灯灯不亮,知道是停电了。打手电去看空开,也还好,那就是楼下的总闸跳了。算了,不要抹黑穿衣服拿工具下楼上楼装好再下楼上楼了,睡觉吧,明天是新的一天。

可是长夜是漫漫的,翻来翻去不能入睡。网络是断了的,冰箱是热了的,电视是没的看的,和外界唯一的连接线是手机上的Edge。感觉怪怪的,好像自己困住,在一个黑漆漆的异次元,想叫叫不出,伸手一探一切都是虚幻,我在天边仿佛看到一丝白光,但是又不能向那个方向前进。我只好拿出手机看扎克看饭否看大众点评看街旁。我就想着我是一盘童安格的磁带,放了A面《干燥花》该翻面到B面放《忘不了》,唉,折腾好久,到三点,入睡。

东方既白,下楼,弄保险丝,一切都欣欣然的样子。

=====================

自从Mansum离世都没有想起写点别的。今天早上在公车上看村上春树的《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突然有写写闲话的冲动。

早上很冷,我开了空调暖了好久才爬出被窝。想着周末小超母子可以过来收拾一些冬衣。到了办公室,听说过两天会升温,那就还是我一个人跑跑吧。我是靠近天蝎的天秤,纠结的天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