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四月, 2018

欢乐颂

四月 16th, 2018

欢乐女神圣洁美丽
灿烂光芒照大地!
我们心中充满热情
来到你的圣殿里!
你的力量能使人们
消除一切分歧,
在你光辉照耀下面
四海之内皆成兄弟。

清明无锡游记录

四月 9th, 2018

记一下,否则就忘记了。

清明后一天,坐火车去无锡。

上次去无锡还是一九九零年,那个时候有可能成为一个无锡人,造化弄人,擦肩而过。

中午到无锡,先地铁到清名桥,吃了午饭,在一家中规中矩的餐馆,有烤鸭,有萝卜干,都很可口,还便宜。

下午去无锡博物馆。东区几层楼的动手区很棒,小朋友可以亲自动手玩玩,了解环境、地理、物理、人体构造……总的来说比上海自然博物馆好。

还去4D影院看了《羽龙》动画片,所谓的4D是会有喷雾,椅子也会配合场景动一动,感觉有人在后面踢你。小孩子还是可能害怕。总的来说寓教于乐,十几分钟也不拖沓,另外免费的,值得。

西区就是人文区了。有一个沙盘,清朝街景,有各种店铺,各种人物走在路上,还有人在运河边洗衣服,淘米。主街上有一队人阵仗很大的摆过来,队前还有华盖,估计是皇上南巡吧。

晚上和网友路人甲在一起吃饭,在座的还有她已经十几岁的女儿。我和女孩儿谈得倒是投机,网友啊,手机啊,情商不高的男生啊,王者荣耀啊,什么都还可以谈。临分别,还给女孩儿出了个小帖士,去读傅雷的《世界美术二十讲》,一班主任是美术老师,二是班主任建议不要读活人的书,也算是有的放矢,投其所好。

饭后路人甲还给安排了运河游船活动,短短一段运河之旅,我想到了杭州武林门到拱宸桥段的运河水上巴士。同样的运河,不同样的风物。下船后我们又在南长街上逛回住处。街上有小摊也有食肆,简直是河坊街和高银街的合体。有趣的一个事情,公共厕所的男女比重失调,男厕有时会划归女厕,门口有社区阿姨把守。

第二天早饭时候听隔壁桌在说鼋头渚的花已经被前两天的雨水打光了,交通又不方便,我们就放弃了去那的念头。叫了一辆滴滴快车我们就到了惠山古镇。那里有三个景点是连在一起的,寄畅园、天下第二泉和惠山寺。我们跟卖门票的说我们只去寄畅园,人家说里面是通的,要去就一起去。好吧,一起一起。

寄畅园又叫秦园,占地十五亩,好大。里面有各种假山乱石,还有亭台楼阁。别的不说,墙上的书刻就一定花了很多人力物力。我看着那些好看的行书草书,真是喜欢得不得了。当然,我已经不会天真地以为这些是这里原创的了,在杭州的胡雪岩故居我还震惊的发现苏东坡的寒食帖。

天下第二泉的泉眼已经变成了许愿池,满满的铺了一层硬币。纪念品商店的老板对好奇的游客讲述着瞎子阿炳的故事。里面还有一个小院子,据说在颐和园里有一个园子就是照搬这个的,里面有不少乾隆皇帝的御书。

还有朝房。看来惠山真是好地方,康乾二帝六次巡幸到此。文武百官在这里也就有了落脚的朝房。

下午回到南禅寺一带,吃了穆桂英美食,在茶叶一条街上逛一路,又到三凤桥买了面筋塞肉和排骨。走累了就在那边坐下,晚上吃了饭就火车回家了。

美好的无锡之行,感谢天气,感谢路人甲。下次还要再来,要去鼋头渚,要去拈花湾,想想应该会多住两天吧。

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团队怎么办?

四月 4th, 2018

最近听到一个讲演,其中有一个部分讲到如果团队年纪大了该怎样发展下去,现在我记录一下。

经常有人问我们和H有什么区别,对吧?我们跟W团队有什么区别?我来讲讲我的看法。首先啊就是说,我们不再是一个年轻的团队。假设我们去跟W比,和H比,据说我们的平均年龄已经超过他们八岁九岁十岁。我们也有比较资深的,也有比较年轻的。从平均年龄来说我们已经超过八岁以上,到底是八岁九岁还是十岁我们不知道,估计差不多就是这个级别。我们和他们比的时候,我们不说把自己说成一个老年人团队,我们说我们是一个经验丰富的团队。而且我们是要往这个方向去的。

假设我们和H有合作的竞争,我们和W有合作的竞争,这种竞争就是我们要和他们的做法要不一样的。就是说我们不再和他们拼低成本。中国已经不是低成本了,上海已经不是低成本了。上海、北京已经不是低成本地方了。就是说,上海和北京能开公司的,就是有一定实力才能开得出来的。你看看上海的房价,对吧?各种成本。而且中央政府和上海政府把上海定义成金融方面发展的,亚洲金融中心。金融中心就是玩钱的,玩钱必然成本高。我们已经不是低成本的国家了,也不是低成本的site了。我记得刚开始我们和法国人做,他们说我们的成本是法国人的五分之一,六分之一。那现在我们是法国人成本的二分之一,到二分之一这种差别呢在成本上面很多时候会忽略掉,就是说很多时候做决策的时候我不再以成本作为一个很好的参考点。往往现在W的成本是我们的二分之一。他们的人力成本是极具优势的。所以说我们还听到说W的团队还在增长,这很正常的,因为他们还在吃人口红利。中国的红利在过去的二十年吃完了。

上海北京成为高成本的城市,同时呢刚才说从年龄结构来说我们又比他们年长。所以我们的路和他们走的路是不一样的。年轻团队,我指的是平均,他们年轻团队是可以犯错误,因为他们犯错误是可以用时间来解决。那对于我们年长团队和经验比较丰富的团队来说,我们要走的那条路是尽量避免犯错误,一次做对。我们不能去跟他们走一样的路。他们可以犯错误然后用加班十六个小时来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不能走这条路。我们要做的是让自己成为一个稳定的团队。

这个“稳定”指的是我们deliver出去的feature质量是非常高的,然后我们在处理项目的时候是很少犯错误甚至是不犯错误的。这样呢我们从单位时间工作效率来说我们要做得极高。有时候谈效率的时候别忘了是一种“伪效率”。什么叫伪效率呢?你一天工作十六个小时出来的一些东西和一天八小时出来的东西是不一样的。这个时候你如果论天谈效率这是不对的。因为有的团队他可以长时间地一天干十几个小时,我指的是平均。但是我们不是这种情况。对于我们来说,我们后面走的那条路是让自己成为一个技术能力稳定,deliver效率稳定。所以我们做事情的时候要以稳定、稳健输出的一个模式去做。这里面大家要正确理解哦,稳定不是慢。

稳定不是慢,而是说一次做对。这非常关键,这跟以前的时候那个项目理念是一样的。就是说一次做对,即便稍微做得慢,效率是最高的。这个就扯得远一点了,这和我们年龄结构也有点关系。我们都有孩子上小学了,也有上初中的。你做作业做错了,第二天订正还是要花很多时间。一次做对嘛,时间全省了嘛,一个道理。我不是说不许大家犯错误,而是说尽量的少犯错误。这样稳定的输出叫我们效率都很高。这个效率和输出不是建立在时间,不能建立在时间,比如我投多少时间进去,而是说我不犯错误,或者少犯错误,让我们的输出是非常稳定的,输出效率非常高。

我希望,这是对我们很高的要求。我们平时的持续的集成,deliver的时候,非常的认真仔细,符合流程,每个checkpoint,我们进一步完善DOD的过程。这是一连串的动作,稳定高效的输出是一连串的动作,稳定不是慢哦,稳定最终的结果是快。

我们要在这个环境里面,生存也好,竞争也好,发展得更好也好,我们要跟别人走的路是不一样的。我们的参考团队是德国。德国这个研发中心,当然我们还没有老到他们的程度,他们好像平均五十多了。但是这个是他们已经走过了一条路嘛,我们去看他们,他们的表现。德国人,其实,每次你跟他说快快快,他会快吗?不快的。但是他给你一个是一个,给你一个是一个。就是往这个方向去。我可能在commit的时候我不会非常激进,但是我一旦commit我很好的做到,质量非常高,效率非常高。我不是说用我先说行,然后用大量的加班去做到,不是,不是这条路。我们走的不是这条路,我们要往德国那一套发展。我们的能力是要持续提升的,每个人。技术能力,管理能力,各方面,团队沟通。然后呢,我们的输出是很稳定的。

我们有时候有些bug什么,哎呀,这个地方不小心。这个要避免。有些是技术能力,或是太复杂,有些scenario我想不到,这有的,很正常。因为现场太复杂了,我在设计的时候就是想不到的。我只有出去吃了亏,回来,哦,知道了,这地方要补一个。那这种呢叫持续学习。另一个呢,这个地方少写一个,哎呀,我失误了,这种是要避免掉的。这种在我们的工作中还是有的,不是很多,还是有的。我们要去避免这种失误或者错误。比如说不小心引起的,不在意引起的,这个呢,你说大了跟职业化有关,跟态度有关,但是这里边太复杂了我们不去说了。我们给出去的deliver,不管是feature还是bugfix的deliver,是稳定的,而且是高效的。尽量少犯错误,甚至不犯错误。这是我们要走的一条路,而且呢,我们自己个人能力团队能力要持续提升。我们要合理的安排自己的工作时间,我们要通过学习,互相学习,各种sharing,lesson learned,各种模式让自己团队不断提升,这是符合我们团队特性的一条路。

结合城市成本,结合年龄特征,稳定输出,是我们要走的一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