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七月, 2009

这个族还是那个族,是个问题

七月 9th, 2009

要是给将来的孩子选一个民族,还真不好办。按理说,我和妻都是汉族,似乎没得挑选。但是,由于生活在东北边陲,怎么都能找点儿少数民族的亲戚。还别不信邪,那种可是真正的少数民族哦,都是鄂伦春,达斡尔,鄂温克一类的千把人的小民族,人家巴不得你来帮着添丁呢。

入了少数民族有什么好处?国家有优待政策啊。能名正言顺的生第二个、第三个,甚至更多。考学有加分,当年有句话不是说“一分压过一条马路”吗?说明这个考试竞争多么的残忍啊。

主动去做了那少数不光是好处。整日价被多数民族的好奇的眼光包围着一定不是什么好滋味。我有一个初中同学,名字和那个学生头子一样,就改了成分去做达斡尔人。在大学的入学式上引起了轰动,大家都以为她会穿着兽皮衣出现。类似“你们生活中有电灯吗”、“你会打猎吗”一类的记者招待会经常举行。那背后人为造成的自卑只有自己才知道哦。

想想算了,还是别折腾了,就华夏族吧。要是有朝一日能随妈妈的民族了,我们的孩子就算潮汕族,因为潮汕人言语行事奇特,绝非我族类。

我想,要是中国的主要民族改个名字或许会好些。张骞这个殖民主义者的探路者自然是不受西域人民的欢迎,那么我们改名叫宋族吧,那个时候歌舞升平,柔柔弱弱,颇得好感。

老罗说,不要怪美国的总统是白人,因为黑人是少数民族,你们要有远见,到美国哐哐猛生,生个百分之八十,不愁华人没有总统。现在人家米斯特嗷是总统啦,榜样在前面啦。我想什么时候中国能出一个西域主席,民族之间也就和谐了。

你瞧,我现在正在对未来的潮汕族核心进行胎教呢,用美国意大利族的男人教材《教父》,放眼世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