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四月, 2009

一桩往事并我的解释

四月 20th, 2009

周末和Layson一起吃饭,他说起我们报到那天的一些往事。

其实那天真的很High,报到第一天就赶上了部门的Team Building,又是张生记又是卡拉OK的。这些辉煌的经历不屑再提了。

Layson对小超说:“你知道我对他的第一印象是什么吗?那天下午下班部门去卡拉OK,要坐公交车从远洋到小车桥。我兜儿里就九毛钱,我就跟他说:‘唉,我这儿就九毛钱,你能不能借我五块钱坐车,到时候还给你?’”

Layson说到这里,停住了。由于时间太久了,我确实忘记我当时是怎么反应的了。我估计着是叫他一起打车去吧,打车是后来的习惯……一想不对,当时是坐车去的,因为同路的还有Und男。

Layson接着说:“他的反应是,左手从裤兜里拿出一毛钱,‘先给你一毛钱,凑足一块,’后又右手从裤兜里拿出存硬币的小袋子,拿出三个一元硬币,‘再给你三块钱,你够钱坐公交了’。我那个当时汗就下来了!”

哄笑,喷饭!!#$%^&*

这就是我给Layson这个死党的第一印象。事后他还把这个事情和家里人宣扬,弄得侯叔侯太一直用“那个借你一毛钱的上海人”来指代我。

现在回想起来,是有些可笑。直接掏出一把硬币帮他投币不就完了么。

人往往要找理由,我当初那么做也自然有我的理由,不过我不能完全再现当时我的思路了。我的解释是,你手上有九毛钱,我可能会说,直接投了,司机也看不出来。当时我可能是想,既然已经有九毛了,就差一毛钱,我补上就是了。剩下的三块是这样,有的时候来的是空调车,那么单程要两块,回来也要两块,那么我给你三块一,你手上既有的九毛凑起来,就能公交车坐一个来回了。

从高一点儿的高度说,我是帮助你解决问题,而不是代替

你解决问题。

他们嘲笑我上海人思维,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只有上海人才会这么处理这样的一毛钱问题,呵呵。

四月开始的生活

四月 9th, 2009

进入四月,工作生活有了一些变化。

工作上开始用Scrum来控制开发了,做计划,做估计,实行,每天的站立会议。一切都很紧凑。这种方式不错,可以很轻松的量化个人的工作,虽然目标是小组的,但是每个人都要为了这个目标前进,不能扯烂污,不能不靠谱了。

在Sprint计划会议上,我推荐同事们去看一本叫《奇特的一生》的书。一个人,尽其所能的管理他自己的时间,还是十分的有意义的。要是我们能量化自己,精确的管理自己,那效果应该有些的。

台式机的Xubuntu升级到8.10了。现在网络不通的问题彻底解决了,Linux对于我是一个新的世界,对于小超,她也觉得界面很好看。

工作很忙,Google Reader上未读条目徘徊在1K左右。

每天早上固定那几分钟的时间看《银河英雄传说》,已经第四本了。有时候,由不得你不对号入座的。

以后每年的四月准备去读点儿《荒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