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二月, 2009

【转载】请疯狂转载,拜托

二月 25th, 2009

徐千

年初,网上流传着一套“小报童”的图片。站在长沙五一广场寒风里卖报纸的小女孩憨态可掬,惹人怜爱。现在新闻里报道,有一对来自东莞的夫妇一路找到了湖南长沙,宣称这位小报童是他们4个月前失踪的女儿,名叫徐千

现在媒体已经播报了,徐千小朋友的父亲徐见成先生,他现在还在派出所,事情进展的并不顺利。可以想见,当徐千小朋友的图片被媒体曝光之后,人贩应该非常紧张,会选择把她藏匿起来,所以人们就“再也没有见到”?不过,事已至此,只能希望全力搜索,尽早让徐千一家团圆。

徐见成 :13412096461
报馆电话:0731-2205000


更新,这个孩子不是徐千,而是另外一个孩子,和父母住在一起。只是孩子的父母生活也很困顿,只好全家都工作,包括这个四五岁的孩子。

日期变更线

二月 22nd, 2009

周六的时候到颐高去看上网本(Netbook),想搞一个。期间小超联系过同乡人,说在四楼的一个摊位,可以去看看给个熟人价。到了四楼完全没有数码大卖场的影子,疑问难道这里不是颐高数码广场?才发现我一直把西溪数码城叫成了颐高,Johnny Walker一个。

说到这个上网本,就是一个小巧,计算能力什么的倒是其次。在卖场里看到HP,华硕,宏碁,索尼,三星,联想等等,各有好坏。事先从猛禽那里得知他用的是MSI微星的,我也想买一个。微星这个牌子以前是做主板的,我个人估计做上网本也还可以,就是目前摊子小,售后还达不到规模,就是在这一点上我们都有所顾虑,卖场里的人也都说如此这般的话。后来猛禽在gtalk上说:他们说不好是因为他们没有货啊。想想也是这个道理。一天过去了,还在犹豫要不要去买上网本,要买的话买什么。 доброе порно

昨天在联想的专卖店里看货,我倒是觉得与其买上网本还不如买一个X系列,比如X61,也薄薄的,小小的。我心思不在上网本上,所以就在店里看其他的。很多笔电都展示桌面在那里,壁纸就是Thinkpad系列传统的世界地图啦。以前也一直看这样的地图,但是现在有问题咯。

在新产品的壁纸上国际日期变更线好像有些和以前不一样,我回家查了一下维基百科

,新壁纸是对的:

一下就跳到技术贴了。国际日期变更线(日界线,International Date Line, IDL)是为了解决日期紊乱问题而设的一条子午线,基本上以东经180°子午线为准,当然为了日界线不穿过陆地或者分割一个国家,在设计这条线的时候还灵活的进行了左右摇摆。从东向西穿过日界线的时候日期要前进一天,从西向东穿过日界线的时候日期要减去一天。我恨这条规定,初中学地理的时候在这个上面扣了不少分数的。凡尔纳的小说《80天环游地球》也很好的解说了一直向东做环球旅行最终可以找补回来一天,福格先生就赢了。日界线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东西,你可以想象,从日界线西边的汤加出发搭飞机两小时到东边的萨摩亚去参加昨天的会议,要是有一个跨国公司就跨在这两个国家,那这个公司的日程安排还真挺混乱的。

我一直以为在同一个纬度上日界线只能和这条纬线有一个交点,但是事实上远比这个复杂,我在联想店里被雷到的就是这个情况。在南半球,0°和南纬15°之间有些地方是极其复杂的。形象点儿说,一架飞机在这个范围从西往东飞,有可能会遇到三次日界线,那是不是要减去三天呢?我想不是,国际上也应该有处理这个问题的特别条款吧。出现这种日界线极其曲折的情况是一个叫基里巴斯的太平洋岛国,它的国土就在这么一个关键的位置,日界线就向东绕过了它的国土,形成了一个向东的凸起。

好了,初中地理课上有一道题:孪生兄弟为什么弟弟的生日比哥哥早呢?多么无聊的题目啊。很多年以后我还知道另外一种答案,如果生在日本,那么后出娘胎的才是哥哥,从《棒球英豪》上看来的,本人对这个说法不提供科学或者不科学的解释权。

春节总结

二月 1st, 2009

我的春节从大年二十九(24.01.2009)开始,到正月初六就算结束了。今天开始上班了,没有任何理由对自己说就让我先偷偷懒吧

杭州飞深圳的飞机还算准时,只是延误了半个小时。到了宝安机场去打印电子客票行程单,被告知由于是在网站代理买的票,行程单只能网站那边打印,于是过年的几天都联系网站,电话只是响铃没有人接,我这张机票就不能报销了。

在布吉家里的日子实在太安逸了,吃吃睡睡的。早餐有小姨子打理,白粥很漂亮很香甜;要不就可以到楼下的茶餐厅,这几天喜欢上了干炒牛河和沙嗲通粉。我吃饭不挑食,所以吃什么都可口,潮汕牛肉丸最好吃了,嘿嘿。

今年除夕特殊在于我没有守岁到十二点哦,连赵本山的小品都是第二天补的。如果你觉得二人转这种形式不错,我推荐你到视频网站上去看赵本山早期的作品《麻酱豆腐》;小沈阳屁颠屁颠的上个春晚,结果能不能真的火呢?难说哦。……据说除夕夜,我丝毫没有受到外面鞭炮的打扰,呼噜也很有水平。

初四的时候去了一次香港。按照大肆采买的标准来看,我们这次去只是为了在港澳通行证上盖一个章。快中午过关,买八达通,坐东铁到旺角。一个下午都在西洋菜街走来走去,看见二楼书店的招牌就过去看看。买了冯象的《摩西五经》 delta of venus divx download 《智慧书》,至此我收集的冯象作品已经达到五种,只是缺少了最重要的《贝奥武甫》

临傍晚的时候去坐天星轮渡,感觉船还没有黄浦江上的轮渡船大。我本来想赖在船上直接坐回来,可是乘务员大佬叫我出去过闸门再刷一次八达通,多花一点七

小超同学很不和谐,回来进中国海关排队的时候居然问我他们海关阿Sir每天盖这么多章胳膊会不会酸。我只好告诉她他们的待遇和他们的职业病完全不成比例。

昨天赶飞机挺有趣,深航转国航,国航航班故障,最后是深航协调到南航航班候补。在飞机起飞前五分钟我才登机,这是最紧凑的一次乘机体验了。

回到杭州,回到平常。这些天听得太多的“亩乖”,说得太多的“”了。你们知道这两个词什么意思么?答对者奖猛禽肋骨一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