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月, 2008

IT那点儿破事儿

十月 26th, 2008

微软推出黑屏战略的时候说第一个星期只有百分之五的用户会黑屏,我就迫不及待的更新了,看看自己是不是那骄傲的一小撮。结果,几乎所有人都宣称自己已经黑了,好大的一坨黑。

要不是我的Realtek 8029(AS)网卡在Ubuntu8.04下用用就断线,我早就完全投入Ubuntu了,也不用这么和番茄花园半推半就了。

听说博客网不行了,方兴东也在裁员,我告诫SI姐姐要备份。对于理科女也实在不放心,哪怕是数学牛人,只好在家用wget帮着备份了一下,wget在公司不能用,还没有找到怎么用他突破防火墙的办法。

周末的时候江妹给我电话,说Office2003提示不是正版,不能保存文件了。我就势推广了一下OpenOffice。江妹装了一下说是英文的,不会用。我这厢正帮着找中文版,SMN上嘣的跳出来:“不用找了,我装上WPS用啦!”微软积德,培养了一个国产软件的用户,善哉善哉。

蹒跚学步书

十月 17th, 2008

好像是上个礼拜的一个早晨,我在车站上等班车,一个陌生的电话。

——你是刘海江么?

——是啊,你是哪位?(对陌生人要有礼貌)

——我是慌啵您啊。

——哦。(其实我没有听清楚,即便是上面的那三个字我也听得不真切)

——你能不能给我你的地址,我要给你寄一本书。

——(怎么这么直接,我都不认识你,怎么一上来就要我地址)嗯?你找我有什么事?

——嗯……你是刘海江么?我是慌啵您,蓝桥啊。

——蓝桥(南桥!!)?哦,哦,哦。你回到中国了?你好你好。

……

——我的地址是江苏省杭州市……bla bla bla。

——我要给你寄一本带小孩的书,小超还好吧,祝贺你们啊。

——谢谢谢谢。不能在杭州站一下么?真遗憾。

……

这个礼拜收到了这本书。前天才翻看了两页,原来是一岁到两三岁孩子的养育书。全英文,还好,离那个时候还早,我可以慢慢看。

多少朋友都从网线的那一端走到台前来,这次最为震撼。南总说得一口安徽话哦,原本以为南总说古论今时必然操一口罗京式的国语,声如洪钟。遥想当年,方苞姚鼐也是一边说着这样的话一边落笔写下那些名篇的吧。嘿嘿,不厚道的想象一下,那加国的女博士是不是一口海蛎子呢?

What to Expect the Toddler Years,蹒跚学步年岁的期待。期待当然是父母的,孩子那个时候可是最会活在当下呢。其实,再多的期待也是白搭,孩子有自己的路。

妥协

十月 15th, 2008

下面是礼拜天的时候我给自己列的这个礼拜的Todo-List:

  • 写三个PPT。
  • TC326(FSPB)
  • 狗屎皮模块,写两个函数。
  • 教书匠(Teacher Man)。
  • 给VIM写一个AHTI的语法文件,可以高亮。
  • 看书:HSDPA/HSUPA Bible。

今天已经是周三了。以上只完成了一项。我匆匆的在Google Notebook上记录一笔:教书匠150页,15.10.2008。准备剩下的找时间再看,然后在Teacher Man那一条上划上一条横线。现在我完成两项了。

其实这种体验很痛苦,计划不得当,执行也不彻底。

收到公仔书

十月 8th, 2008

下午在实验室忙到四点,回到十三楼座位上邮件里说有我的包裹,我就知道是艾比寄来的了。求Liisa开车带我去邮局领邮包,在副驾驶上就猜想会是什么呢?包裹单上说有六公斤多,我就在想要是换算成书的话是有二十几本厚厚的了。进而又想是什么书呢?那次艾比在杭州说要用集装箱装书搬家,我们很冒昧的诵了一联: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估计艾比要把老版本的金庸全集都留给我们?那可是太好了。

包裹提出来,挺大一个箱子,趁着Liisa去办事的当儿就把箱子撕开——原来是二十几本漫画书,他们广东叫公仔书。有两种,一种是高桥留美子的《人鱼公主》;另一个就夸张了,是香港版本的《城市猎人》,极黄色,二十来本的样子。在办公室里彻底打开,把城市猎人晒在桌子上,把Carol叫过来,知道她喜欢北条司。Carol看到那些漫画直蹦高儿,亲自非常智能的排好序,拿去了两本看看。看着桌上的漫画,我也像孩子有很多玻璃球一样感到自己很富有。当然,我会陆续都带回家给小超的。

晚上和TR圣上吃饭回来就看见艾比这篇,才知道那套金庸也不在她的手上了。扼腕叹息,我都不敢在后面留言。是的,每次搬家最难取舍的就是那些书了。每次搬家也是对藏书的一种浩劫。家里的书在一次搬家中遗失了三分之一左右,妈一个劲的唠叨埋怨,我只是不吭声,我明白爸也很不好受,那些书都是几十年来偷偷摸摸买下的。小超这两天还在看一本商务印书馆的小册子,讲托尔斯泰的,定价只要三毛一分钱。至于书架上供着的七二年版的马恩选集,更是觉得值回书价。

生活颠沛流离,为了那些书,也是需要一个大房子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