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九月, 2008

办公室搬家

九月 28th, 2008

在公司两年多,经历过几次办公室搬家了。

  • 开始的时候坐在七楼的三个互通的房间,阮公墩、小瀛洲、湖心亭。第一次搬家是搬到八楼,八楼的另外一半是实验室。
  • 实验室要扩张,从八楼搬到五楼的西湖会议室。那个时候组里十个人,挤在一个会议室里还挺独立。
  • 从西湖会议室搬到五楼的大厅里。
  • 搬到新的大楼里面,入住二十三楼。
  • 二十三楼要添加位子,每多一个位子每个月可以节省两千块。从二十三楼到十七楼Buffer了一个星期。
  • 一个星期以后回到二十三楼,位置格局有了变化,有的地方是四个人背靠背坐。这样安排的理念是促进小组交流,有的小组的开发流程遵循Scrum,具体涵义不甚理解。
  • 现在又搬到了十三楼。是垂直降落,座位号码不变,垂直下降了十个楼层。听说,这个位置至少一年不变。

这次搬家公司的后勤邮件上有一句话:Seems that moving is really part of R&D life. :-)(好像搬家是研发生活的一部分呢),从句末那狡黠的一笑,他们好像也挺不好意思的。

新生

九月 26th, 2008

宣告一个新生命是很困难的事情,因为对于它我们太没有经验。可是它确实来了,昨天妻去做检查的时候能清楚地听见胎心的跳动了。后来在电话里,妻和我说起当时的情况,“我听见了,我听见了!”好不兴奋。

今天上午陪同去抽血,才得知本来自诩A型血的准妈妈原来是B型血,-_-|||。AXB=A、B、AB、O。我其实挺希望孩子和妈妈一个血型的,现在……只有百分之二十五的机会。

前几天小超在朋友圈子里面宣布:“我有孩子了!”令狐回复:“你火星啦。”喷饭。

孩子出来见人大概在2009年4月中旬,再晚点儿就是金牛座了。想到圣斗士里面的金牛座战士阿鲁迪巴,就有点希望它早点来,白羊座也很好。

对于孩子总有很多期望,有人说,到了生的时候就只会希望它健康了。嗯,健康就好。长大怎样都好,只要不像猛禽伯伯欺侮小动物。

FT-童话,更新不勤快,工作、生活,各种因素都影响更新效率的。

机场接机

九月 8th, 2008

艾比这个大朋友回国省亲,特意要到沪杭巡视一下。说好了航班,我亲自到机场接驾。

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强迫症。我听说过,当然自己也有偶尔的这种情况,就是总想不起家里的门锁了没有;总担心煤气关了没有;总想看看天,天会不会坍塌下来。你们不要嘲笑那个忧天杞人,其实每个人都有一点儿的了。

我经常去接站。接汽车,接火车,接飞机。即便是很熟悉的人,如果到站了没有按时出来,我都会怀疑自己的记忆力,是不是我把他的脸记错了,刚才从我身边过去了?一年春节,爸爸到上海过年,原本就说要元宵节以后回黑市,结果就是在电话里面一句话,“我也有可能初七就回去的,有一个材料要写”,我就初七开始天天骑车到火车站去接每天仅有一班的火车。每次都没有接到,我就怀疑自己是不是连自己爸爸的脸都忘记了,骑车回家的路上还憧憬着爸爸已经坐在家里的火墙边上摆弄从上海带回来的好东西——当然每次都是虚空了。一连十天都无功而返。后面那一天,我累了,我疲了,我不去了。正在吃晚饭的时候,爸爸大包小裹的进门了,嗯,脸还是那张脸,身上一件鸡皮的夹克还挺时髦。

艾比他们是南航的飞机。他门在天上飞两个小时,我赶过去也需要差不多的时间。出门前查询了一下,航空公司告知,那个艾比已经登机了——第一反应是航空公司隐私保护得太不好了。

南航的飞机一向不靠谱,起码深圳线是这样。这次还好,只是迟到了十分钟而已。 人呼啦啦地往外走,我眼睛就一直盯在那儿。十分钟过去了,走过的人都没有长得类似我心里记住的艾比的形象。我自我怀疑了。我开始四周看有没有已经出机场但是也同样慌乱的找接机的美女,没有。这时候一个女的走出来,我急着往她那个方向走两步。我已经开始校正自己心里的形象了。不对,形象差距太大,那个女的有点像广西人,或者说越南人;或者是我在厦门看到的那种闽南妇女,手里赶着一群山麻鸭。

同时到了三架飞机,深圳的,西安的,北京的。我有点按捺不住了,给小超打了电话,沮丧的说没有接到;还打电话给小辛,问艾比有没有联系他。到最后,我对自己说,最后坚持五分钟,要是还看不见人,我就回去了,艾比到时候会联系我们的。不一会儿,艾比带着另外一个大朋友出来了,她比较好认,形象符合,还有袋鼠皮的靴子。

两条:

  • 对于陌生人第一次见面,最好随身带一张照片比对。
  • 在放弃前,对自己说:“请你再坚持最后五分钟!”

长恨歌和爽歪歪

九月 4th, 2008

最新一期《读者》,有一个老外婆记忆力出奇的好,小时候几个月私塾学的左传、唐诗宋词至今能背诵。经常和越洋的外孙女在电话里背《长恨歌》,唐诗三百首里面最长的几首之一。

《长恨歌》我也能背一点儿,不过不多,还没有到马嵬坡。昨天在实验室高兴,默写几句:

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我去背给Klein听,他问后面两句什么意思。

—就是XX太爽了,连班儿都不想上了。

—爽歪歪啊。

晚上回家突然想到这个爽歪歪是什么用法呢?是使动,使歪歪爽;还是意动,以歪歪为爽?

卧谈。

—来,背一个骆宾王的诗。

—鹅,鹅,鹅……

—哈哈……

—小孩子学唐诗都是从这“鹅鹅鹅”开始的,你懂不懂?

—将来,那孩子要从《长恨歌》开始,反正它也不知道简单还是容易。

—!#$%^&*

周末(2008W35)

九月 1st, 2008

这个周末一连看了三部电影:喜宴推手饮食男女。都是台湾演员郎雄的作品,导演都是李安,号称《父亲三部曲》。

感觉就是:台湾比大陆更中国

老朱说,生活不是做菜,我不能等所有的材料都齐全了才下锅。然之。

P.S. 家常菜谱——手撕包心菜
材料:
包心菜,辣椒,盐,白糖,白醋,鸡精。

制作:
1:包心菜用手撕成片状,洗干净沥干水分。
2:锅里热油,油温高,放入辣椒爆香倒入包心菜翻炒。
3:炒个2分钟左右加盐、白糖,继续翻炒片刻,观察包心菜是否有些软下来,差不多有点软的时候加白醋,鸡精翻炒片刻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