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八月, 2008

昨夜的梦

八月 22nd, 2008

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

一天中午,很多人在午睡,包括我们的Juha哥。这点很不寻常,因为只有我睡觉,Juha哥是不会睡午觉的。我们几个没有睡觉的在会议室里面玩,抑或是实验室,但是那个实验室貌似是在五楼,不是高高在上的二十五楼。我们的伙伴中有Zoro、Kevin、Edmund、Xiaohua和我。

这个时候不知道谁从裤袋里拿出一支笔,就在墙面上画了一条线。突然,那条线变成一把枪,那人就从墙上取下枪对着墙嘭的一声,就是一个子弹孔。其他人争先恐后的抢过那支笔在墙上画,笔划短的是手枪,长的是步枪。其实不用画整个枪支,只要画一条线(枪管),就变成了枪。记忆中只有一把,就是说后面的那把枪出来了别人手上有的就消失了;最后是一挺AK47。大家在墙上打孔,很开心。这个时候是我,还是别人,为了树立典型,就算是Zoro吧,提出一个问题:要是打天花板子弹会不会最后掉下来。大家就试验,嘭的一枪上去,一个孔,一二三四,五还没有数完,在不远的地方又出了一个孔,是那枚子弹掉下来了。大家这可高兴了,嘭嘭嘭嘭……不一会儿天花板就被打烂了,标志是空调的内机掉下来了。

download Betrayal

我只好到一个房间去找Juha哥,那个房间好像有上下铺的床,Juha哥睡在一张行军床上。我把他叫起来到WR那边去报修。

回到现实里来。这个时候妻开灯到厅里面去了。不知道她要干什么,外面黑黑的。原本我是要马上起床跟出去看看情况,但是梦境实在太吸引人了,我忍不住要把梦接着做下去……

WR房间里几个人在谈山海经,或者是打扑克、打麻将。我和王小英说我们实验室的天花板坏了,要WR去修。王小英说别着急别着急,等玩完这把的。估计她牌型不错。我心里骂道:嘿嘿,还不着急呢,空调都掉下来了。结尾都是精彩的,我听见Juha哥给了一口京骂。

做好了梦,我起来到厅里去看。妻在微波炉里面转发糕。她一回身看到我吓了一跳,对我说她饿了。这个时候是凌晨三点。

系统重装

八月 21st, 2008

小超同学为了能看《家好月圆》,在小黑上装了风云电视软件,结果小黑受不了,自己找来死猪(SiZhu.exe)病毒,中毒自杀了。

存活了两年的系统就需要重新安装了。备份了一些必要的资料,重启动,AccessIBM进入系统恢复,恢复系统,一个小时,大功告成。

系统升级到WinXP SP3,剩下的升级工作只需要一个小时左右就好了。

安装软件是一个比较头疼的问题。小黑已经是我们家的主要娱乐设备,所以开发工具就不考虑了。

  • Acrobat Reader 就不装了,用Foxit代替,免费的。
  • MS Office没有装,用PortableApps套件代替,里面有Openoffice,还有Pidgin,可以用来聊天。昨天晚上试验的时候发现Pidgin不能显示中文,问题至今未能解决。
  • Firefox 3也安装了。在这个帖子 里面的插件很有用,可以代替FTP Client。现在越来越喜欢Firefox 3,体验很好。
  • 给小超同学安装了Maxthon浏览器,她习惯用这个。
  • 媒体播放选择了KMPlayer,因为本身携带了足够多的解码器。
  • 还不知道将来是不是要装Cygwin套件,因为几年来都是在这个平台上玩的。

尽量多用Open Source的软件,嘿嘿。

编辑部的故事

八月 12th, 2008
  • 记得有一年,电视剧《编辑部的故事》里面有一集,说刘蓓在一个歌厅里面唱歌,东宝看着挺可怜的,就要发一个专稿搞个赞助啥的,到后来发现原来是两个人在唱,刘蓓是个哑巴,就因为盘儿正,就在前台噶哟嘴儿;她妹妹,一个轮椅上的姑娘,在后面提供歌声。故事编得真绝。
  • 一个香港电影,忘记名字了,也说着同样的故事,只是那提供声音的是谭咏麟。最后的结果可能是星探公司发现了他吧。故事情节也算是不错。
  • 前两天,又看了一个电影。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儿在前台噶哟嘴儿,后面有一个长相不咋地但是歌喉嘹亮的小女孩儿提供声音,一曲《歌唱祖国》唱得震动寰宇。声优后来说:“只要能出现我的声音我就很满足了”。我看到故事的开头,但是我不知道能不能确定的看到故事的结尾。

只要能出现我的声音我就很满足了。说得好啊。妻说一定是大人教的。是啊,不这么说能有什么办法呢?我乐观的想,叫孩子早一些知道这个世界的不公平和残酷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我想,文化就是在这样的妥协中延续到现在的吧,因为,我想着将来这样的不公要是发生在我的孩子上,我也不会去抗争的。

外省人遭遇浴霸

八月 6th, 2008

这次深圳回来,小舅子和我们一起来过暑假,前两天回深圳去了,一共住了两个星期。

这次以前,弟弟没有出过广东,所以对浙江上海这样的外省人的地盘还是很陌生的。一下飞机他就说,现在的环境是国语环境了,我们现在是外省人了。在广东,上学在广州,一定是说白话;在深圳,在家里要说潮汕话,出门也说白话;白话和白话之间还有区别,这真真是兄弟我会说七八种的汉语了。

南方和北方还是有很多区别的。浙江上海这个地方不南不北,妈常说上海这边南方如何如何,妻就总说你们北方哪能哪能。据说,有一个广东人由于工作的关系从广州搬家到上海,带来的空调在冬天不致热。原来那空调就仅仅是冷气机,不是冷暖空调。广东人洗澡叫冲凉,也几乎不用热水。冬天气温下降到个位数就要放寒冷警报,在我看来,在接近热带的地方生活相对简单,起码没有换季时候洗被子晒被子一类的是麻烦事。

弟弟刚来,吹不惯空调,和妻到苏宁去买电风扇。妻去付款了,弟弟就自己转转。走到一个柜台,见有很多机器上有四个大大的灯泡,不知道是什么高级东西。

——这是什么啊?

——浴霸啊!

——浴霸是干什么的?

——洗澡用的啊!

——洗澡,怎么洗澡啊?

——呃,你家洗澡不用浴霸的么?

——不用……

——……(售货员无奈惊愕状.gif)

回到家,妻就大夏天给弟弟打开浴霸,弟弟站在四个大灯泡的烘烤下,终于实践出真知,了解了浴霸的功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