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七月, 2008

头等客之行——火车

七月 28th, 2008

真的是很久没有坐长途火车了。原本我的话是“真的是好久没有坐火车了”,被妻修正:“你平均每个礼拜都坐一次火车呢!”

两张中铺,想换下铺,起码换一张也好啊。快开车了,一男一女两个学生来了。我和他们商量换铺,他们说不行,理由是中铺有点晃。真的晃么?我不知道,相信他们吧,谁叫他们是“上,还叫痛”大学的高材生呢。

路过杭州,停东站。我趴在窗口想看看能不能观察到自己的家,没有想到火车缓缓的从二桥开过去了,我家在四桥边上,就这么错过了。当然,四桥也只是跑汽车的。

后面就停义乌、金华、衢州、上饶、鹰潭。杭州以南的地方我没有到过,所以这些我也只是在书本上知道。鹰潭是一个大站,掉头向东就可以走鹰厦线去厦门了。

一路上我们熟练的吃着东西,所谓穷家富路,路上不吃点还能干什么呢。一边吃一边给妻讲王小波的《我的阴阳两界》,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小说,最终还是没有讲完。边上的两个07年650+考进大学的孩子还不太适合听这些,我尽量委婉,少了很多色彩。

入夜,睡觉。火车平均一个多小时就停站一次,赣州、龙川、河源、惠州。火车一停我就醒一下,看看上下车的人,还有自己放在行李架上的行李。这一夜倦得很。

靠近深圳的地方车已经开得很慢了,路过龙岗,路过布吉,我们说这里要是有车站可以停一下就好了,我们就可以下车了。晚点半个小时到深圳车站,完全是南国的样子了,我惊吓得连嘴都不敢张,任凭小巧的妻带着我走。出来车站才觉得深圳火车站好像人民广场地铁站啊。本来要在火车站吃个早茶的,雨大积水,还是早早搭的士回家吧。

鹰潭以南就开始风雨大作了,一直到深圳,雨越来越大。深圳火车站出来的时候高速路上感觉在泼水,难怪丈人在给我们的短信里面说:“贵人出门多风雨”,嘿嘿……

头等客之行——启程:树生长的声音

七月 23rd, 2008

结婚半年多,终于要回深圳一次了。行程推迟了好几趟,终于要回去了。

7月6号中午的火车,5号晚上去看了窦唯何勇张楚姜昕的《树生长的声音》演唱会。一妈熊帮买的内场票。

一妈站在我边上,问我到底喜欢哪个?我说还是喜欢窦唯多一些。只是,我到底喜欢哪个他呢?是黑豹的他,是黑梦的他还是后来玩佛乐的他?我们只是去找回忆,找我们心中想象的那个窦唯,看到他的音乐完全不是十几年前那种令人亢奋的样子,我知道时代过去了,他的,和我们的。

后面的姜昕唱了好几首歌子,弄得TR恍然大悟状:原来今天的主角是她啊。由于不熟悉,我只好等待,等待后面的歌曲。当然,也有和我一样的伪歌迷,一个劲的叫何勇张楚的名字。看来大多数人还是冲着魔岩来的。

魔岩几乎成了自己的血液,姑娘漂亮几个前奏音符一响,共鸣就来了,后半场注定要站着挥舞摇摆嘶吼了。每一首歌曲我都用最大的声音跟着喊,释放自己。妻在边上或许看到了一个和平时太不一样的我了吧,肥仔在没有发脾气的时候也能喊这么大声啊?

张楚还是那么瘦,说要做一些纯粹的音乐。冷暖自知,孤独的人是可耻的,姐姐,都唱了。那个写孤独的人是可耻的的Blogger不知道在不在现场呢?

散场了,散去的还有十几年前几个高中生的青春。快些回家,喝点胖大海,润润自己嘶哑了的嗓子。明天,还有十几个小时的火车等着我们。

PS. 贴一个视频,是何勇的姑娘漂亮现场版。每当看到电影大话西游,我都想用姑娘漂亮来配乐该有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