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五月, 2008

温暖的帐篷BT造

五月 21st, 2008

来源在这里,bcbfans.china(at)gmail.com捐献。

一道作文题

五月 20th, 2008

阅读以下材料,作文一篇,不少于700字,不能写成诗歌。

地震袭来,男人第一反应冲下楼,楼倒,妻、子埋在下面。还好,救援成功,母子平安。其妻获救第一句话:“我要和你离婚,我你可以不要,儿子可是你亲生的!”男人辩解:“那是我的本能反应啊!”

100 feet online 要是今年高考出这么一道,够喝一壶的。

周末(2008W21?)

五月 19th, 2008

周五,携拙荆赴小辛为费老莅临杭州接风的宴会。席间自然会说到地震的事情,说红十字会只接受钱和成色全新的物品。可能有物流上的困难吧,旧衣物并非不需要,因为“谣传”有说灾区的活人会去穿那些逝者的衣服。又说,床单无论新旧都需要,也很紧急,听了心里沉重得很。

周六加班,最近项目紧,心情也随着紧张。晚上七点新闻联播是罗京主持的。这个人很了不得,要么播要闻要么播讣告,果然,一个绩溪人到四川去赈灾,弄得雷霆雨露俱是天恩的样子。对这些无可奈何的我只能代表我个人深表遗憾。

周日,那个火把到杭州。我们夫妇要睡懒觉,没有凌晨五点多出门去凑热闹。大喜遇到大悲,大喜自然让位,只听说过大悲咒的。

本来和Izzy说好一起吃晚饭,下午电话过去确认,说在杭州剧院门口帮着四川同乡会捐款,叫我们过去。贱内原本换上的是一件黑色连衣裙,想到可能要捧箱子,还是换成了牛仔裤加T-Shirt。到了那边,原来不需要我们出力,那就捐一些善款。Izzy看出我们的顾虑,小声告诉我们,这些钱还是能真正用在灾区的。那些四川同乡会的人站在街边,举着标语,喊着口号,—“我们行不行?”—“行!”;“雄起,雄起!!”还数次唱起《爱的奉献》,场面感人。这些人中间有很多都是家乡遭难的,其中一个柔弱的小姑娘还有几个亲人罹难了。

晚上吃饭,Izzy说了一些的感受:

  • 东北人豪爽。有父女二人两次经过,每次捐款老头票儿数张。
  • 学生对捐款颇为积极。虽说还是父母的钱,但是爱心是自己的。
  • 年轻父母借机会培养小孩的爱心。有父母叫小宝宝过来往捐款箱里面投钱,给他幼小的心灵里种下种子。

终于要举国哀悼下半旗了。好吧,明天的“半纸婚”纪念日活动取消,吃点苦瓜汤就好了。

PS.杭州赛百味(Subway)5月22日全天的销售额将捐献给灾区,如果您好这口儿,可以那天光顾一下。班车M2线到终点站梅登高桥下车对面路口走进去100米就是了。

参考链接:这里,还有这里

[转贴]爱心接力:给灾区学生捐个安全的小学

五月 16th, 2008

原文在这里

可悲的是,现实无法改写,死难者无法从头再来,留下的可能是永久的伤痛。至少我们可以作出一点努力,帮助幸存的人,尤其是那些丧失了家园甚至是父母的灾区儿童。

这两天我们在和原来西弗吉尼亚中文学校的海燕老师商量,准备我们在海外的中国人行动起来,通过所在单位、教会、中文学校、媒体,开展募捐。不仅仅是自己参与,而更多吸引美国朋友一起帮忙。

准备尽量筹集到足够的资金,在灾后重建中,建一所小学起来。由于面向一部分美国人,其捐款都习惯有一个具体的目标,具体的诉求,甚至有具体的金额(例如25,50,100)我们希望是帮助受灾儿童,让他们能够重新在新校舍就读,希望这个新校舍的建设是符合防震要求的。

如果每人捐款25美元的话,那么400人就可以筹集到10000元。我们会在西弗吉尼亚、俄克拉何马分头行动,如果您也在海外,希望也在当地开设一个账户,我们一起行动,立足灾后重建,一砖一瓦,贡献我们的一份力量。在国外,这可能是我们能够奉献的最适合的方法了。

我们还将利用当地媒体,教会和社会机构,呼吁捐助。

特借此博客,希望其它各地海外朋友一起行动起来,志愿做所在地联络人,让我们利用网络的力量,将关爱化为现实,一起建成我们的小学!

如何行动:

o 请去当地银行开设一个专门账户:Save the children/Earthquake Relief, 据我们的实践,Chase银行可以以个人名义(作为基金管理人)开设此类账户,可委托当地华人机构(如中文学校、华人联合会等、华人教会等)监督;

o 请发电子邮件给你所在社区,呼吁捐助;

o 到六月底我们将捐款,寻找合适的国内机构(我们目前考虑的是爱德基金会),委托重建一个小学,符合防震要求的小学,但愿我们能够一起努力,将我们的爱心,化作一个崭新的校舍。

此活动网站为:

http://earthquakechildren.wetpaint.com

更新在这里

此活动仍在继续,希望海外热心的朋友加入,尤其是各地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的负责人。

可否请大家帮助转告此募捐消息,万分感谢!

也感谢各位朋友献计献策!

救救孩子

五月 14th, 2008

学校倒塌得甚多。很多孩子还埋在下面。

不是说壮年该死,而是孩子不该死,他们还什么都没有经历,不知道这个世界的样子,前面他们面临的是快乐,是平安,是悲凉还是危险都不重要,可是,在这样一个年纪就要陨落么?

Judges里面有一个故事,耶弗他是一个勇士,在出征前向耶和华祈祷,如果主赐他获胜,那么他将回家第一个迎接他的用来献祭。结果是他那独生女第一奔出来,而不是惯常的那条大黄狗。

11:34 耶弗他回米斯巴,到了自己的家。不料,他女儿拿著鼓跳舞出来迎接他,是他独生的,此外无儿无女。
11:35 耶弗他看见她,就撕裂衣服说:“哀哉!我的女儿啊,你使我甚是愁苦,叫我作难了,因为我已经向耶和华开口许愿,不能挽回。”
11:36 他女儿回答说:“父啊,你既向耶和华开口,就当照你口中所说的向我行,因耶和华已经在仇敌亚扪人身上为你报仇。”
11:37 又对父亲说:“有一件事求你允准:容我去两个月,与同伴在山上,好哀哭我终为处女。”
11:38 耶弗他说:“你去吧!”就容她去两个月。她便和同伴去了,在山上为她终为处女哀哭。
11:39 两月已满,她回到父亲那里,父亲就照所许的愿向她行了。女儿终身没有亲近男子。

或许类比不恰当,但是我觉得那些废墟下面的孩子不应该为自己哀哭么,为这个他们还没有充分见识的世界。快点救救孩子吧。

只是提问题

五月 13th, 2008

要是有关方面能开一个记者招待会专门回答我这些问题该多好!

  • 真的没有办法进行地震预测么?有没有真正的专家来回答呢?
  • 地震中为什么倒塌的总是学校和医院呢?那些在地震中岿然不动的Governmt楼有什么防止地震的法宝么?
  • 为什么外国救援团队还没能进来参与救援呢?人家带来的是技术,不是价值观。
  • 为什么欢迎各界的捐款捐物?相比而言,现在最关键的是救出人命来。我不怀好意的揣测,是不是因为技术只能用来救灾?
  • 在目前的情况下是不是应该暂停奥运会火炬的传递?The Show Must Go On?!!
  • 一万多个人离开了,我们有没有必要降个半旗哀悼一下呢?
  • 是不是得有一些人被拖出去当靶子?我是真心盼着这一天呢!!
  • 看来问题数不完,也想不清楚,那只好待续了。

为四川灾区的人们祈祷。如果您要捐款,可以到NGO去,比如这个:爱德基金会。至于红十字会,我不能奢望我的每一分钱都用在救灾上了。

鸵鸟人

五月 4th, 2008

五一之后的第一个工作日碰上了青年节,不知道以后的年岁也是这样的偶遇呢?下午年龄未满28岁的同事们都去Liisa家下四国大战了,我们几个业已不再年轻的老男人回到公司继续干活。说是干活实在是虚妄,我差不多发呆一个下午。

看了一部德国留学生自拍的电影《鸵鸟人》,主人公大春干各种取巧的活计要发财,要转运,最后在接连不断的打击面前还是踏实的开始了朝九晚五。有一段台词,挺猥琐,但是话糙理不糙啊:

当你人生最郁闷的时候,就拉开你的裤子拉链,低头看你的小弟弟。他啊,能屈能伸。虽然有时候也会有些冲动,但是绝大多数的时候都是理智的。你要是连他都不如,你丫还不如去做女人呢!

快下班的时候,也就是提前了半个多小时吧。过青年节的青年们回来了,Liisa尽了地主之谊,还专车送姊妹们回家,然后又要到江北接爱人。感谢Liisa,居然还没有忘记我时不时的蹭车走四桥,打电话问我是不是还要搭车一起走。嗯,从他们身上我看到了青年人的朝气和希望。:-)

今天,江妹同学和一个民办高校签约了,成为了一名教师了。至此,我们家公元一千八百八十四(鸣谢猛大叔指正。1884年那个时候中国内忧外患,交学费也是应该的)一千九百八十四年以来二十四年的向国家教育机构付费的历史划上一个句号,可喜可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