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一月, 2008

周末(08W04)

一月 29th, 2008

周末下雪,周六下午小超同学独自出去踏雪寻梅,拍回来照片无数。

礼拜天先去做了礼拜。 牧师讲道很有意思,比较风趣。其实传道这类事情各有各的方法,各有各的高招。

下午弄了一次饺子,本大厨平常不出手,出手就震了,嗯。

大勇哥离职了,老婆问为什么大家反应都这么大,我说他是小组里面离职的第一人。

People come people go,来是come 去是go……唉!!

周末(08W03)

一月 25th, 2008

补这个周末,因为今天已经礼拜五了。

download in the valley of elah dvd

周六的时候到小南国长宁总店和寝室同学吃了一顿。大风大雨,还不认识路,印象深刻啊,深刻。

小电影

一月 16th, 2008

本人对画外音亦有贡献。

周末(08W02)

一月 15th, 2008

这个周末到苏州去参加2007年BT群年会,BT并快乐着。

周六早上7点,帮主小超同学起床穿衣。在我看来穿得不多,自己却抱怨如同一个熊,在穿衣镜子前面来回跑了两圈,边跑边大喊着一个肥婆过来啦!这也不怪她,南蛮都少衣服的。

到火车站和QQMM碰头,我思维定势的到动车组门口等。QQMM来了以后拿票进去,发现走错了候车室,又末路狂奔到2号候车室,难为了身材高挑且穿高跟鞋的QQMM和身材娇小的我老婆帮主大人小超同学。

火车途径上海,猛禽、MK(湿会儿)、令狐、猎手、妍妍各路人马聚齐;刚和猛禽扯了半个小时,还没尽兴,苏州就到了。返程票也没有买到,大家直接出租车到TR老大家。

download madigan movie

TR老大家实在是豪宅,200平方就简单隔成三四个小房间,一个大厅无比通透。小超同学直抓狂,“女人一有理想,男人就要离乡”,我也抓狂。

我们夫妇参观了TR的藏书,有很多。其中有一些我也有,比如1972年版的《马克思恩格斯选集》,莎士比亚我倒是看方平版本,而不是朱生豪版本。小超同学很不客气顺下来古龙作品三部和一本《子不语》,我无奈,她借书还得我来背,读书人都知道书沉啊。

众BT玩XBOX游戏,投影在120寸的幕布上,效果一个爽!!中午的Papa John’s吃得很high,老婆吃两口剩下的就给我,以此三块;后又吃了一盘色拉,饱了。

下午驱车藏书镇。我坐在MK以及MK膝上的太子左边。MK一直用BT语言灌输太子,太子本还是一片白纸,很快就入了门,越发BH起来,车厢弥漫太子和MK的小宇宙,笼罩,笼罩。

到了穹龙山,我想到先祖母就葬在那里,这次就不能去祭拜了。

在木渎古镇上走了一圈,萧瑟北风,寒。在太湖公园边走了半圈,水波粼粼,也寒。

晚饭在藏书镇上东方羊肉馆。一条路上都是羊肉馆,据说冬天藏书羊肉有名,那夏天这些馆子都做什么营生呢,难道是养羊么?

全羊宴很好。鄙人帮主帮主人夫在下我(TR对此句亦有贡献)吃了两片羊“尾巴”,说了一个短笑话,笑得最欢的是我太太。小超同学这样解释:无论什么时候,老头子说的任何笑话都是最好笑的笑话。要知道我说了什么笑话,请留下email地址。

当夜在速8酒店下榻。进得房间,好似回到了家里,因为空间不大。电视倒是可以看凤凰卫视,看见对岸的扁同学很吃扁啊。

周日早上11点多才退房,错过了夜里的一场好雪。在石路吃了东西,拉着帮主去瞻仰缅怀了当年和babyfish见面的KFC。回到杭州五点多,没有出门,又错过了一场好雪,据说有人在断桥上打雪仗……

周末(08W01)

一月 7th, 2008

周末到杭州花圃转了一圈,虽然植物没有深圳那么繁茂,但也不至于很肃杀,很舒服。盖叫天墓旁边的茶座休息了小半天,吃零食。和朋友一家闲扯,琢磨着什么时候到他们135平方的经济适用房去看看。茶座边上有一只孔雀,不知道雄雌,尾巴秃秃的,我想即便是雌的也不至于这么难看吧?

礼拜天下午到崇一堂做礼拜。听牧师讲箴言:“ 败坏之先,人心骄傲;尊荣以前,必有谦卑。” 到教堂,于我是换一个思考的思路。

现在积极参与南桥倡导的一年读圣经活动,从新约入门是一个好起点,因为旧约太威严,不容易接受。

下个周末会在苏州,吃羊肉,期待中……

礼物

一月 3rd, 2008

算算连续休假了十二天,今天第一天到公司上班,也是妻持家第一天,值得纪念。

free flashbacks of a fool 到公司,有我的邮包,其实都是妻的。一份来自老家,朋友给的。另外一个很特别,是西弗吉尼亚的友人寄来的,由于收件人写的是妻,而我只是一个转发人,我没有办法打开,只好眼巴巴的等着回到家妻来拆包儿。倒是妻的名前冠着我的姓,刘黄阿丹,在人前我还是爆有面子滴。

回到家眼巴巴的看着信封被打开,是一本书,如何为你的丈夫祷告(豆瓣上没有收录这本书), 很好,很强大。潮汕女向来有旺夫的传统,加上不尽祷告,那效果,杠杠的。美中不足的是,没有只言片语,也没有签名,唉。

这本书的作者还有另外的如何祷告系列,为妻子,为孩子,都有。只是我不是基督徒,我们也没有孩子,所以现在用不上,南总也没有寄给我。都是一家人,哪里有我不盼她好的道理,虽然我不是基督徒,我不懂祷告,时时祝愿,时时盼望还是有的。

小超同学拿到书,扁嘴对我说,她的工作又多了,多了为我祷告,我要多多补偿。 她不顾我使用故意不把碗洗干净的伎俩,坚持要我去洗碗……难道腐败分子那边也有一本同样的祈祷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