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九月, 2007

包办啦

九月 22nd, 2007

贺八卦帮江妹郡主寿!!

最近深圳W同学要给我开函授慕道班,可惜道行不够,不能完全说服我。她只好说,播种在我,信与不信在你。还进一步的说:我看你可以成为一个好牧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相信凡人可以完全不用通过别人就可以直接和上帝对话,那为什么要去做一个引导别人的牧师呢?

大龄人碰见一起就会说起婚姻问题,言语中透出很多的无奈。我说,真恨不得突然有一天,妈对我说,来来来,把你的身份证户口都拿来,我帮你去开结婚证,这辈子就是她了。然后迷迷糊糊的就结婚,就相亲相爱了,就一辈子了。W还是温和一些,只希望父母给她提供线索,而不是一狠心一闭眼的一辈子。我们对包办婚姻达成了共识。后小叙,我说爸妈要来杭州,我提供了一条路线,比较近,但是到达比较晚;他们就自说自话买了比较早到但停在火车东站的车票,到时我还要大老远去接他们,打车,反而不经济。说到这里,我一句:“就他们这种办事能力,叫他们包办婚姻我怎么能放心啊?”沉默……喷饭。

最近脾气不太好,现在也自己住了,不能找其他原因了,要修养修养,静心多读点儿新约。

一心等待死老鼠ing……

MSN补充签名:☑男☑70后☑没车☑没钱☑月光☑Blogger

过期

九月 9th, 2007

周五的时候收到帐单,一张欧元卡要缴年费了,可是已经过期了,我的个人信用就这样一点一点被扣除了。

周六才得知,由于几个月没有使用,上海的手机卡已经被移动公司回收了,那个号码永远不属于我了。我恼怒,骂街;还在网上重新买另外一个号码,今天早上醒来,想想,那只是一个号码,和我的名字没有必然的联系。

过期了,你永远也不知道永远有多远……

新房客

九月 6th, 2007

我是新来的邻居。有人走就有人住进去,我不是鲁哥文章里面写的蹩进别人的家大吸鸦片,至今每次回家时第一反应都是这还是辛曝露的家而不是我的。

和小辛认识是在04年,或者05年?差不多吧。我一直以为他是女的,后来还是稻心告诉我他是男根。嗬嗬,这叫一报还一报,谁叫他炒作我的性别门呢。一开始他告诉我他是哪哪儿人,后来又改口说是云南人,把我弄懵了,后来想想,八卦不问出处,也好也好。

在上海的时候见过三面。一次是去酒吧, 他用小圆手给我比划着F1的空气动力学。澄清一下,小辛向来是圆润的,不是吃寿司吃出来的。还有一次要去看话剧,结果帮主办事不力,票出了问题,大家没得看,算算,吃干锅居好了。

去年四月,我还专心每天陪妈上公园锻炼身体,他联系我,那个杭州什么什么有职位,还不错,你反正也闲着,要不要去试试?同去同去,就来了。第一顿接风酒时,他愧疚地说:“我很局促,这是我第一次对别人的人生产生这么大的影响。”想想也是,不管将来怎么发展,他都必将是影响我一生的男人了。

一年多,吃饭扯淡,要是没有小辛,还真不知道少了多少乐趣。猛地就说要离职了,还留下了自己的行宫给我。我说,你走了我朋友就更少了。小辛说,朋友会有的。

最后走的那天,和我交割了一切,到他的小组告别一下就离开了公司。我送他到电梯口,我看见他扁扁嘴,也没有笑容,知道大家都一样,和以前说再见很难。

祝他一切顺利,无论是在上海北京还是新加坡马德里巴西利亚布宜诺斯艾利斯。反正反正,他以后不曝露了,改叫辛地亚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