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八月, 2007

智力题

八月 14th, 2007

有一道题:有一根绳子烧了高香,被派去给地球当裤带,正好是赤道的位置,当他欣然赴命的时候发现需要给赤道放松点儿,不能死贴着,这个宽裕的度是1米,地球的赤道半径是6378.140千米,问这个绳子要比以前来的时候长多少才不至于下岗。

之所以一下子想到这个问题,是因为我又改了一把造型。我记得去年夏天也是这个样子,去年三月底更加彻底。我就不另外拍照了,附上一张去年三月底的吧。

2006年3月31日摄

这次剃头师傅还说,您留个三毫米?要不六毫米吧。我说六毫米好了,结果看起来还是个瓜瓢。问题来了,我的头发长度是6毫米,那么我的上脑瓢表面积是多少呢?假定我的脑袋半径是九厘米,不不,还是十厘米吧,脑袋大聪明(感谢猛禽提醒说本来写的四厘米的脑袋只够一个拳头大,那样的人一定是脑瘫)。貌似需要用到曲率、定积分等等高等数学的知识,我早还给老师了,只好呼唤吉米多维奇啦。

发线一年比一年高,发根能干活的也越来越少了,那年有访谈问陈佩斯为什么弄个光头,二子口气中极其缅怀:不是不想留,是留不下了。想到这于心有戚戚焉。

小小的纪念一下

八月 7th, 2007

伟大光荣正确的八卦帮建帮三周年!!

只是那一刹那的感动,这就是快乐。

周末第三十一

八月 5th, 2007

一个人的周末元素还真多。感谢simp告诉我这个礼拜是三十一周,因为现在我几乎每个星期都要写周末,感觉都是周报告了,所以加一个序号,说明这是 第三十一周的。你别费心机到前面去找第三十第一或者第十三,我以前没有编号呢。今后,你也别指望能看到第三十二第三十六第四十一 ,世界变化快着呢,这人心,比世界变得还快。simp给答案的时候说了一长串,都赶上吐鲁番的葡萄了,什么明天一定是三十二周,昨天一定是三十一周,我不能保证今天是三十一周还是三十二周。这话说得,上海在下大雨,到了他那里却是一点儿事儿都没有,因为他滴水不漏。

周五回到家,开窗开门,疏通空气。不一会儿爸妈的电话来了,要我弄这个弄那个,还叫我给爸的手机里面充点钱。我一边吃糟爪一边支吾的答应他们,他们那边逍遥,又是李清照又是辛弃疾的,我紧紧的锁住门,自己楼上楼下电灯电话。

周六,不准备出门,要不是爸要电话卡,我根本不开家门呢,不对,还是要下楼去拿一次报纸。到超市买了电话卡,还带了两听无糖可乐。信箱里面没有帐单,有本书摘,看起来就如同别人的RSS订阅一样,可以窥探他们的阅读兴趣。

下午翻出DVD一通看,当哈里遇见萨利,不知道是谁翻译成男欢女爱,什么欢爱都没有,台词很搞,有点老套。

口腔溃疡,在上颚。前两天只是起了小包,我就一个劲的舔啊舔,终于没有包了,全破了。有时候受伤了,包扎了,但是会疼啊,特别是把自己摆成那样一个姿势的时候。特意的动不动就摆那么个造型,小小的疼那么一下,再试一次,再一次。

前次在家,饭毕,爸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突然一阵叫,拿出半颗槽牙来。“这可怎么整,这可怎么整?”妈看了两眼,说没事,过两天就好了。我想,过两天怎么好?嗯,过两天就习惯了,别老舔了。!#$%^&

晚上,还是有人把我叫出去了,幸好是在F1以后,奶昔很好,可是天很热,汗都堵在毛孔里,粘粘的。

周日,买了火车票,看了百家讲坛,去银行办了事,坐在凉快的店里面和内鲁扯大天。等他的当儿还到书报亭看看有没有杂志可以看,结果很失败,没有。我不知道我应该看什么杂志,也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杂志。只好挪到书店看装帧买了一本在路上

。到店里坐下看了两页,发现不是那种紧凑的类型,适合慢慢看,可以慢到半年到一年。

晚饭的时候把蕊泥也叫过来。那个时候暴雨刚泼下来,他等于是盲开到目的地的,一个劲儿的问,这里是不是钮博格林?后来在MSN上遇见海英,说她家那边淹了,水没到膝盖。不知道杭州怎么样。在外想家,在家想她,是不是?

喜欢吃鸡爪,泡椒的,还有糟的。糟爪好做,用糟卤就好。泡椒的怎么办呢?得找一找秘方……

周末第三十一。

别点名,蚂蚁没问题

八月 2nd, 2007

点名的游戏真的玩腻了,有时要真心,有时要遮掩,累。一大串的问题扔过来,常常有矛盾的答案。

同事药点我的名,我不想回答,这个blog上已经有这个这个,都是点名游戏了,我就不再做下去了。是真的我吗?我也不知道,能真切知道自己是谁的能有几个呢?

蚂蚁蚂蚁

词曲:张楚

蚂蚁蚂蚁蚂蚁蚂蚁蝗虫的大腿
蚂蚁蚂蚁蚂蚁蚂蚁蜻蜓的眼睛
蚂蚁蚂蚁蚂蚁蚂蚁蝴蝶的翅膀
蚂蚁蚂蚁蚂蚁蚂蚁蚂蚁没问题

天只下不多不少两亩三分地
冬天不种夏天还不长东西
我没有彩虹也没有牛和犁
只有一把斧头攥在我手里

阴天看见太阳也看见自己
晴天下雨我就心怀感激
朋友来做客请他吃快西瓜皮
仇人来了冲他打个喷嚏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分了四季
五谷是花生红枣眼泪和小米
想一想邻居女儿听听收音机
看一看我的理想还埋在土里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分了四季
五谷是花生红枣眼泪和小米
想一想邻居女儿听听收音机
看一看我的理想还埋在土里

冬天种下的是西瓜和豆粒
夏天收到的是空空的欢喜
八九点钟的太阳照着这块地
头上有十颗汗水就是没脾气

我没有心事往事只是只蚂蚁
生下来胳膊大腿就是一样细
不管别人穿着什么样的衣
咱们兄弟皮肤永远是黑的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分了四季
五谷是花生红枣眼泪和小米
想一想邻居女儿听听收音机
看一看我的理想还埋在土里

蚂蚁蚂蚁蚂蚁蚂蚁蝗虫的大腿
蚂蚁蚂蚁蚂蚁蚂蚁蜻蜓的眼睛
蚂蚁蚂蚁蚂蚁蚂蚁蝴蝶的翅膀
蚂蚁蚂蚁蚂蚁蚂蚁蚂蚁没问题

蚂蚁蚂蚁蚂蚁蚂蚁蝗虫的大腿
蚂蚁蚂蚁蚂蚁蚂蚁蜻蜓的眼睛
蚂蚁蚂蚁蚂蚁蚂蚁蝴蝶的翅膀
蚂蚁蚂蚁蚂蚁蚂蚁蚂蚁没问题

蚂蚁蚂蚁蚂蚁蚂蚁蝗虫的大腿
蚂蚁蚂蚁蚂蚁蚂蚁蜻蜓的眼睛
蚂蚁蚂蚁蚂蚁蚂蚁蝴蝶的翅膀
蚂蚁蚂蚁蚂蚁蚂蚁蚂蚁没问题

蚂蚁蚂蚁蚂蚁蚂蚁蚂蚁蚂蚁蚂蚁蝗虫的大腿
蚂蚁蚂蚁蚂蚁蚂蚁蚂蚁蚂蚁蚂蚁蜻蜓的眼睛
蚂蚁蚂蚁蚂蚁蚂蚁蚂蚁蚂蚁蚂蚁蝴蝶的翅膀
蚂蚁蚂蚁蚂蚁蚂蚁蚂蚁蚂蚁没问题

蚂蚁……

[audio:http://liuhaijiang.philewar.org/anne/5.mp3]

Connie – An Absolute Loli

八月 1st, 2007

Connie

没有门牙的小美女……

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 way up high
There’s a land that I heard of once in a lullaby
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 skies are blue
And the dreams that you dare to dream really do come true

为了这个视频,我特意改了页面的CSS,页面宽了50像素,值了!!

刚才在找歌词的时候发现我火星大发了,有很多朋友,包括贵丝都提到过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