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七月, 2007

父母山东行

七月 31st, 2007

爸妈策划已久的山东之行昨天晚上拉开了序幕。据说这次他们要去青岛、烟台、威海、济南、泰安、曲阜等地。这次出门他们没有冠以八卦帮太上皇、太后的名号,完全是私人身份访问。

为什么去山东呢?往大了说是去领略纯正中华文化的,上海有一个历史超过二百六十年的中学有一块巨大的牌匾:邹鲁海滨,可见山东的地位了。往小了说,爸妈这次是访亲探友去了,探望阮老师,还有二姨。

阮老师是爸的老师并同事,以前还住在一幢家属房里。爸经常下班了直接上阮老师家去,等妈把晚饭做好了才悠悠的回家来吃饭。对于阮老师的称呼我和妹妹一直都很迷惑。我一直叫他阮大爷,他夫人陈姨;而江妹一直是叫阮姥爷陈姥姥。这种关系的混乱只能说江妹太小了,当她还是一个孩子阮老师已经是头发花白了。阮老师夫妇退休了就到气候相对怡人的青岛安家,享受晚年。他家我去过,在一楼,还有一个小院。我第一次去的时候从墙头伸出来的向日葵就能知道那是他的家。

他们利用暑假出去走一走,从青岛开始。青岛是我人生中生活的第四时间长的城市,自然我要提出一些建议。我列了一个时间表给他们:

  • 第一天,坐长途车到黄岛。长途车基本上是走海边,从靖江过长江,走海安,连云港,日照,到黄岛。因为长途车终点站是青岛,黄岛是中间一站,所以要清醒,要是睡过站就得取道青岛了。
  • 第二天,早上到黄岛,可以到海南岛路一带找宾馆住下,拜访阮老师。
  • 第三天,去金沙滩玩一天。那是一片海滩,沙子很细,海水有点墨绿色,是青岛的一块宝地啊。金沙滩口上有一家吃海鲜的很出名,名字叫“如意”,以海鲜第一家著称,那里就不用去了,,青岛吃海鲜的地方多了去了。
  • 第四天,轮渡到青岛,青岛玩一天就行了,当天就可以坐车去烟台了。

把这些写在即时贴上,帖在最显眼的地方。

今天早上估计他们到了,我发短信过去问,半天没有消息。重庆那边江妹也在MSN上一个劲的问到了没有,叫我打电话过去。电话过去,关机。晕,抓狂。各种猜测涌上心来,在长途车上丢手机了,包没了?如此种种波涛汹涌如同那比特海啊。我和江妹联系各方人士,重庆,杭州,黑龙江,青岛,济南,大半个中国都动员了。下午,爸还是电话来了:到了到了,很顺利,就住在阮老师家,刚才我和你妈去金沙滩了,手机没有开机,嗯,现在我们在阮老师家准备晚饭呢,没事没事,你给你二姨打个电话,怎么还惊动你二姨了呢,你没有二姨的电话啊,好的好的,我一会儿打给她,没事了,你们放心,杭州天气热吧,注意保护好自己,别中暑,照顾好自己,嗯,就这样吧,我这里漫游呢,再见。

你看你看,我爸妈还是能量很大的,和他们年轻的时候一样伟大。小时候坐火车,我在妈怀里,据说他们能带很多豆油,黄豆,大包小裹的冲锋一样的赶火车。好灰心,我好心给他们写的指北一点都没有用上,嗯,我又不是证奸会和信谗部,指导意见约束能力太小了。

我主要是担心妈。她会不会晕车啊,她好久也没有走长途了,担心得很哪。

说什么儿行千里母担忧,母行千里儿不愁,错错错啊,真撮气。

周末

七月 30th, 2007

周末两天在家听评书,《三国演义》和《春秋风云录》,这种爱好也算是广播时代留下的了。

今天下午去爬宝石山,从大佛寺上去到黄龙洞下来,历时四十分钟。站在曙光路口,本来打算去宝莱纳吃饭,Izzy建议到文一路那边去吃烧烤。公交站牌上说有五站,咬咬牙,走去吧。悠悠的走过去差不多一个多小时,累得我腿直打膘儿,想到Izzy在爬山下来的时候还问我小腿抖不抖,我还说没有,真是现世现报啊。

两个人狠狠的吃了五十串羊肉串后已经有点幻听并幻视。蓝蓝的天上白云飘,白云下面羊儿跑。白羊们远远的看见我们两个走来,撒腿就跑,咩咩声无比幽怨:快跑啊,猪肉涨价了我们就更危险啦。

日行狮子座。我很喜欢狮子座,刚毅,独立,有想法。在这个城市我有三个好朋友都是狮子座,可以说是仅有的朋友啦。

Izzy是好人,找来了《狮子座情话》,很难找的。那个时候我们还在高中,还铁杆的支持着中国原创音乐。

[audio:http://liuhaijiang.philewar.org/anne/4.mp3]

别把事情想得太复杂,别把事情期望得太高……

百年孤独 …… 百年孤寂

七月 24th, 2007

两本书一起看,一本是《百年孤独》,黄锦炎翻译;另外一本是《百年孤寂》,台湾杨耐冬翻译。

同样的一本书,两种看法咯。百年孤独,横排版的,一边看一边摇头;百年孤寂,竖排版的,一边看一边点头。

奥雷良诺上校爱上了一个九岁的萝莉,蕾梅苔斯;孤寂中她叫莫氏柯蒂。对于我这样已经看过孤独的人来说,突然看到这样一个名字,不抓狂才怪,万念俱灰。

孤寂也很好啊,有的方面要好于孤独呢。同样是奥雷良诺上校告诉一个会算命的女人他爱上了一个九岁的萝莉,那巫婆嘲笑他:“你要把她养大呢”,孤独中就翻译得很生硬:“你还得抚养她呢”。

要是有百年孤独的电影或者小说连播该多好啊。

———–游戏的分界线————–

要是这辈子生活完全没有希望了,你要在一个海岛上了此一生,只能有一本书和你相伴,你选择什么呢?

刚才听广播还听到两个主持人说要带圣经红楼梦或者资治通鉴!!她们可够折腾的。我要说我带3GPP去你一定不信,那我就带红楼梦吧,挺厚的,耐看。

休假在家

七月 20th, 2007

昨天晚上回来弄电脑。上周离开的时候用移动硬盘拷贝东西,硬盘线一插上杀毒软件就报警,说有Backdoor.Formador病毒。在杭州的晚上,小黑上也中了这个,我就想一定我使家里的电脑中毒,心中无限的歉疚啊。

装了咔吧,果不其然,很多木马,恶意软件,杀了一夜,结果IE也殉职了。我完全可以不用IE,但是妈还需要浏览器看每天振幅为几毫的基金,而浏览器对于伊来说就是IE。今天出门回家后重新装了系统,对于那些病毒,现在是有点眼不见心不烦的心态了。

中饭和以前的同事一起吃。那爿公司从东方明珠那边搬到了浦西这边的德国银行楼上,很小的一间办公室。今天先是进了办公室,因为吃饭还早,大楼的电梯五部里面有四部都罢工了,好艰难。四个人一起打车过隧道,在以前公司边上熟悉的一个饭店吃了饭,口味比杭州要清淡得多。

到银行去办挂失,填表,排号。好不容易到了我,柜台小嫚儿很歉疚的跟我说,我的卡是在川北分行办的,她不能帮我挂失。川北! 从我家步行过去也只要二十分钟,弄得我兴师动众的请假,还两天。

又去看了囡囡。在starbucks她吃了那个橙汁星冰乐(?),不就是外面卖的雪泥嘛,笑。作为有一个二十八个月女儿的妈妈,她的话题总围绕着女儿。以我的观点,小渔性格独立的种种,都随她妈妈。我想推荐她去看看南总的育儿经,但是她这种放养的方式也没有什么不好啊。

今天没有去上班,其实我还是很惦记工作上的一些事情的。有时候,离开自己的岗位几天再回去,总有一种陌生的感觉。

同学Heidi做手术,休息了几个礼拜。今天要在MSN上和我扫雷,怎么也连不上,只好安心养伤去了。

最后最后,今天是JP哥的生日哦,你们有没有祝他生日快乐呢?嘿嘿……

……

七月 18th, 2007

晚上吃饭是个问题,总得想,费心费神的。一个人又不值得兴师动众做一顿,结果吃什么都腻了。

最近看到一种写文章的体例,很爽,很过瘾,很叫人崩溃。我不行,我写不出来那样的文字。

Izzy叫我写小说,我就把他和ex-ex-GF的事情都写出来,叫他说我反正也无聊

做什么事情都不能向最低标准看齐,准出事儿。你看,中国足球队那些胸不大还无脑的家伙就是打不平。朱广沪越来越长得象毛主席,不知道想干什么,想辟邪啊?!!

睡觉。做梦的时候构思一下小说的事情。把那个谁加上,还有他,还有他,对对对,妈的,怎么能落下她呢……

已经有点儿意思了。

Hello, Grandpa

七月 10th, 2007

要不是Abby提醒,我都忘记女儿要做妈妈了呢。

刚才电话过去,说已经生了。夏至(6月22日)那天,剖腹产,女孩儿,七斤七两,母女平安。

名字已经起好了,叫思羽,小名儿“七七”,我另外一个同学的女儿小名儿叫“一一”,数字风潮啊。

不错,今天晚上可以做梦想像小姑娘对我说 Hello Grandpa 的样子啦。

!#$%^&  慈祥的分界线 !#$%^&

照片可以在这里找到,虽然是网易的。

这几天

七月 9th, 2007

周五,一边是《快乐男生》一边是《教父》。张杰站上终极PK台的时候给Susan电话,“你给他投票撒!!”才不,忽喇喇大厦将倾啦。

和深圳美女电话,叫她从香港带给我一本KJV的圣经。

——我不太会英语的喔。

——二十六个字母总认识的吧?

——认识倒是认识,但是我得花时间弄清楚它们的次序的喔!!

——!#$%^&*

最后,答应帮我去找《一百年的孤寂》,那书,神了。

周六,来老大婚礼,在望湖。工作人员的小礼物是四件套胭脂盒。自己留了一个,其余送给胎记妹子 。

周日早上赖床。看《教父 II》。很喜欢Al Pacino。 今天回去把它看完。

下午把自己埋在Starbucks的沙发里,睡午觉,还津津有味的看WCDMA for UMTS Radio Access for Third Generation Mobile Communications,引来侧目无数啊。

和Izzy去吃烤肉,大呼过瘾。两个星期之内绝对不能去体检,指标不高才怪。

晚上看F1,阿龙索进站加油5秒多,有点意思。

暗夜,站在黑暗里,低头看自己的脚尖,嗯嗯,有点困难。-_-|||

江妹出发

七月 6th, 2007

江妹在利用大三的暑假到一家从事体育活动策划的广告公司做兼职,也没有说好工价,就那么去做了。今天和我说要出差了,一个月的时间,走沈阳、石家庄、上海和重庆四个地方,需要一个月的时间。

这当然不是她第一次独自出门,04年的暑假还去过青岛。那个时候我也在青岛,兄妹两个在异乡见面感觉怪怪的。请客吃饭是我的责任啊,问她锅贴能吃多少,她胃口大,说半斤没有问题吧,那好,我们去吃手拉手吧。坐在桌边点了一些蛏子一类的海鲜,然后就是几个花样的锅贴一共半斤。等东西都上齐了,江妹眼睛都瞪圆了:“这是半斤锅贴?我看做锅贴的干面就有半斤吧!!”

这次出差很匆忙,今天才说周六就要走,根本没有时间准备,家里也不是很掌握情况。我先和江妹打了电话再打电话回家和妈说这件事情,妈说江妹一直是和爸说的,电话挂了爸也语焉不详的,就说出去锻炼锻炼是好事情。妈一句感叹:“现在江妹有什么事情都和你爸商量啦……”

妈还是更关心一些民生问题,吃穿住行都问了我一遍,我知道的也就告诉告诉她。叫她不要担心,我明天会转一些钱给江妹。妈又说不要给她多,现金带多了不安全。妈就是这样,唠叨啊。

就是这样,江妹在外一个月,家里还不知道要担心成什么样呢,儿行千里母担忧啊!!

游泳卡快浪费啦

七月 4th, 2007

游泳卡8月11号到期,还有28次。

如果钱包没有丢,那么会多三个星期的时间,会更大的兴趣去戏水,我不说游泳,因为我不怎么会。

8月11号是Izzy的生日哦,他应该还会唱《狮子座的情话》吧,我到处找都找不到这首歌呢。

谁要去游泳的,杭州游泳馆,和我说一声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