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五月, 2007

诸事不顺

五月 29th, 2007

到派出所办身份证,只给办了挂失单,说礼拜一到社区治安队办临时身份证。

礼拜一到治安队办临时身份证,不能当场拿,不能当场拿算是什么临时身份证?只好忍。

打电话到银行, 问没有身份证怎么办挂失,告诉我去办户籍证明。

在火车开动前的一个半小时去派出所办户籍证明,不给开,只肯在户口复印件上盖章。

到银行办理工资卡挂失,出具户口复印件和护照。银行勉为其难地接受了护照上的人是我的事实。但是工资卡还要一个星期以后来补领。

眼看要一个礼拜等米下锅,幸好还有信用卡,招商银行新发的。费尽九牛二虎之力,设置了预借现金密码,告诉我一个工作日之后生效。

幸好啊幸好,还有一张浦发的空卡在手上,快点儿给我汇点钱吧,浦发不收手续费的……

周五

五月 26th, 2007

中午过马路吃饭的时候看见有很多行人闯红灯穿马路,其中不乏颤颤悠悠的老年人。恨!!我随口就说要是国家法律健全,法律操作时间短,我看见这样闯红灯的就一个油门上去,到时候法律判我无罪,从此天下人不敢乱闯红灯。吃饭回来,由于要去超市买果丹皮,落在大部队后面,正好看见Sami,这厮首当其冲,闯红灯过去了,邪念顿时升起……我要回去多念念佛经,冲掉一些暴戾之气。

晚上坐Neil的小车飞奔在高速上,感觉真好;Neil说装修房子的时候要修一个休息站厕所里那样的嘘嘘池,大玻璃里面养些竹子的。

希望国际乒联禁止中国乒乓球参加国际赛事十年,否则,乒乓球运动命不久矣。

有《罗米欧与朱莉叶》后现代激情版,不错,我喜欢那首Lovefool,我说过的。

Coffee Break自己觉得还不错,只是我什么吃的都没吃到,嘿嘿。

F1周末,又不属于Kimi了,烦。

钱包丢了

五月 23rd, 2007

本来和Izzy去游泳馆游泳,反正大家都不怎么会,相互笑也是五十步笑百步,不要紧。在路边小店买了包烟,点上,走出十米,回头要买包餐巾纸,发现钱包丢了。

还去派出所报案了,民警根据我写的报案情况,文采极好地构建了一个他问我答的对话录,看来是老干,驾轻就熟。

钱包内物品如下:

现金若干,现金不少,幸好中午还火红了一把,出去两张;不对,后来收回来的钱也都放在那个钱包里面。:-(

二代身份证。

一代身份证。用二十圆的代价保留在身边,这次永远的离开了我,补也补不回来了。

工资卡。工商银行说补办要改卡号,马上要发工资了。补办的时候还要提供身份证,我现在是黑人啊,没户口,没异性。

招商银行一卡通一张。挂失后所有网络运作都不可能。

招商银行信用卡,金色的。挂失需要60元手续费。银行两个工作日后挂号信寄新卡给我。

上海银行信用卡,金色的。貌似银行说寄新卡到家。

浦发银行信用卡,WOW卡。还好折叠自行车已经到手了,银行说重新发卡到杭州。

估计整个恢复原来的状态,算上挂失费,多来回沪杭的火车票,身份证加急办理费,操办起来得500块吧。

跳舞跳破的鞋子

五月 22nd, 2007

下午KK在实验室里面说一个场景,好像是什么所谓“快乐男生”的操练室像以前童话里十几个小床的房间,我就说那是《跳舞跳破了的鞋子》。

情节梗概(以下有剧透,请谨慎选择阅读与否):

transporter 3 free

从前有一个国王,有十二个女儿(那个时候欧洲流行黑死病,死亡率很好,所以人们就拼命的生,这样能保证多存活几个。至于国王嘛,还是能保证存活的。),她们一起住在一个大房间里,有十二张床。老国王每天早上起来都发现十二个公主的鞋子都破了,很生气也很奇怪,这不是大大的凶兆嘛,一下子就出现了十二双坏了的鞋子(想到了《芙蓉镇》里雨中的李国香),不吉利啊不吉利,一定要找出理由。

国王就召榜全国啊,你们谁谁谁能在三天内找出原因,就可以任意娶一个公主,将来还可以继承我的国家;但是,要是找不出来,你们也是要承担一定风险的,那就是你们的头啊。先人们总是告诉我们一个深刻的道理,机遇和挑战并存,舍不得老婆套不到色狼。

诱惑还是很大的,当即就有几个其它邻国的王子来应征啦。 国王安排他住到公主的房间里,公主们也很热情地招待他,把酒言欢,渐渐的,王子就熟睡了……悲剧发生了,第二天早晨,王子醒来的时候就清楚地看见地上一排破了的鞋子。如此三次,王子的小命就呜呼了。经过了几次,满城风雨,谈公主色变,榜文还在有效期中,但是无人敢问津啊。

一天,一个受伤退伍的士兵路过此地,脚有点跛,正在路边休息,吃一个老妪卖的西瓜。老妪鹤发童颜,仙风道骨,一边卖西瓜一边和过路人攀谈。她问士兵:“你退伍了,退伍津贴也不够你用的,你将来怎们营生呢?”

士兵说:“得先找第一桶金哦,现在股票这么高,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这个难;买彩票吧,不知道到哪里去挪用那么多的银行的钱才能中个大奖。唉,真难啊,真想到国王那里去碰碰运气,找出公主们脚上穿的达芙妮的秘密,要不就一了百了!!!”

老妪说:“小伙子有胆识,你就是那个我要等的人啦。其实我告诉你,找出她们的秘密不难的,只要不喝她们给你的酒就行了!”士兵当即躬身一拜:“师父……哦不,师娘,可否赐予我些宝物,以备不时之需。”老妪只好摘下身上披的霞帔赐予士兵,转眼跨上西瓜摊边上的旧扫帚,到王屋山找周伯通复命去了。

士兵虽然没有到衣不蔽体的地步,但是他还是觉得有点冷,就穿上了那个霞帔,这个时候他发现周围的人对他熟视无睹,原来那霞帔有一个隐形的功能,士兵很高兴,这样他就可以跟着公主们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他来到王宫,和国王说他要应征,国王看他虽然身有残疾,但是宅心仁厚,就同意了。国王带他到公主的房间,然后告诉他三天以后跟他要答案。

快晚上的时候,公主们邀请士兵和她们共进晚餐,士兵欣然地接受了邀请。公主向他敬酒,他假装一饮而进,实际上是把酒都洗在了事先准备好的一块海绵里。

夜深了,士兵装着睡觉了。公主们看见士兵已经睡得很沉了,纷纷梳妆打扮,一边还说快点快点,不要叫我们的王子等着急了。不一会儿,大姐按动了她床下的一个按钮,只见一个梳妆台挪动起来,最后闪出一道门,公主们都陆续进了那个门了。士兵这个时候立马穿上霞帔,跟着小公主也闪进了暗门。

暗门那边的通道连接到一个地下河,通道的两边长着珍奇的树木,有的树上还结着金苹果,闪闪发亮的。公主们和士兵走到通道的尽头, 十二个王子正驾着小船在那里等候。公主们分别跳上了一个小舟,士兵想了一想就跳上了小公主的那艘。王子们划船向河对面的城堡前进。小公主船上的王子一边划船一边说:“今天怎么这么重啊,你是不是长胖了?”小公主红颜失色,说:“怒死!!可能是天气有点热,你还是快点划船吧,到了那边我们可以多跳一会儿舞,最近我学了许多新的舞蹈,什么牛仔舞,恰恰,伦巴,一会儿我带你一起跳,哦!!”

河对面也是一个城堡,那里正在举行舞会,各种各样的王子,珍馐美食,美妙的音乐。公主们尽情的舞蹈欢乐,直到她们每个人的舞鞋都跳破了,她们才叫那十二个王子渡河送她们回家。回来的时候,士兵穿着霞帔,先她们一步跑回卧室,这次是真的睡着了。公主们回来的时候看见士兵在那里,很放心。

后来两夜,士兵还是很小心的和公主们到河对面的舞会,顺便他还采摘了一些金苹果。还在大公主的披风上面用刀划下一片布料来,用于作证据。

最后一天清晨来临了,国王来问结果。士兵就把公主们怎么渡河去跳舞的事情说了,在证据面前公主们也不能抵赖。国王就答应给他榜文上的条件。士兵说:“我岁数也不小了,就娶大公主吧!”其实他是想,姐夫和小姨子的故事是多么的令人神往啊。

后来,他和大公主结婚了,他们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就这么完了,就这么完了

Numb3rs

五月 20th, 2007

利用没有出门的时间抓紧看Numb3rs,中文名字叫数字追凶。看起来挺有意思的,其中还见到一些故人,Prison Break里面的Sarah,还有Heroes里面的印度阿三Mohinder。倍感亲切啊!:-)

易中天,你膨胀不?

五月 13th, 2007

今天下午和Simp在外面转,转到庆春路的书店就进去看看。大厅有海报,说易中天先生在三楼的茶吧现场签名售书。我们不是意粉,不用去凑这个热闹了。

我们到四楼看计算机书籍,每次看到这些书我都觉得大学时代没有学到什么玩意儿。我操起一本关于Ajax的书,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有意无意的看着;Simp是不是在看一本讲Office书呢?我不知道。

这个时候广播出声了,差不多就是这些话:各位读者你们好,易中天先生的签名售书活动正在三楼的茶吧进行,请到各层楼收款处付款后排队签名,现在队伍已经大约排到外语区。

这段话每隔半分钟重复一遍,叫人完全没有办法静心看书。我的思路天马行空的搜索着类似的情况,最后找到了,那是在火车上,总有貌似列车长一样的人一个劲的在广播:各位乘客,四号车厢还有少量软席座位,请速速前往。

后来我们实在受不了就走了,在一楼Simp还打了电话投诉了一把,广播员答应把声音变小,反正和我们也没有什么关系了,我们要找个地方坐一会儿。

我问,广播这么广播,易中天他自己是不是也受不了啊?Simp说,不会的,他会觉得很膨胀,他会觉得自己很关键,是块好料。哼,什么和什么啊,我想的是要是一斤10块钱,他易中天按150斤算,也能值个千把块的。嗯,这就是我的态度……

Subway还需要操练

五月 12th, 2007

今天和Izzy约好去吃Subway,中文名字是赛百味,就是外国的夹肉饼。Izzy还没有下班,我就先去了,在屏风路和中山北路口上。习惯了KFC和麦麦的方式,到了这里一点都不适应,根本无从下手。原来他是流水线式的。

先点面包,有四种口味的面包可以选,有几种不同的尺寸。帮你点面包的妹子会帮你加肉或者金枪鱼,你要夹培根也可以,总之,这是一道很荤的工序。

然后是蔬菜,蔬菜小哥会问你要什么,有黄瓜、生菜、西红柿等等可以选择,还可以选择芥末酱、芝士等配料,我下次去要问问有没有那种吃了冲鼻子的芥末,今天就没有吃出来。

最后是饮料,现场做的都比较贵,而那些成包装的很便宜。这道工序比较简单也是最后一道,所以饮料妹子也兼管收费。

今天没有经验,点了一个12寸的巨棒,还好后来Izzy来了没有点什么,结果他6寸我6寸的共同消灭了这个三明治。下次去就有经验了,可以搭配得再好一些。

现在都在控制身材,所以吃饭不再是以吃撑为目标,吃得不饿已经足够了。

小猫征名

五月 2nd, 2007

五一放假回家,发现家里多了两只小猫,说小不是一般的溺爱,确实是小,妈说刚拿回来那两天还得用注射器喂奶呢。

两只猫都是黑白相间的毛发。有一只花得很正常,右眼眼角有一条黑黑的花纹很明显。他的名字还没有起,希望有心人给起个好名字,“刀疤”一类的名字就免了。说到“刀疤”,倒是想到一个好名字:佐罗。

另外一只很有意思,腰部以上部位雪白雪白,只有天灵盖儿偏左的地方有一块黑色毛儿,貌似脑门上的胎记。我和江妹心有灵犀的给他起了一个名字,真是绝了:戈尔巴乔夫

戈尔巴乔夫有了,另外一只该叫什么名字呢?难办啊。要是顺着勃拉姆斯和克拉拉的搭配发展下去,应该另外一只叫赖莎,可惜啊,他是小公猫,所以,就请大家费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