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小家’ Category

重逢

八月 29th, 2012

好巧,小超他们在外婆家整整住了一百天。

在机场出口接人,内心非常的忐忑。他们的样子有没有变化呢?眼睛睁得很大,似乎每个人
都可能是小超,每个孩子都可能是Juha。飞机落地了二十分钟,才看到熟悉的身影闪出来,
Juha还是戴着棕色的渔夫帽,背后的小书包也还是用一条红带子牵在妈妈的手里;小超样子
没变,我还认得,据说瘦了。在玻璃墙外面我就已经打过电话,挥挥手。拖着行李出来的时
候我真的犹豫了一下应该先拥抱老婆还是抱孩子。有人说要给孩子老婆在心中第一的教育。
但是当时情况确实很紧急,Juha出来竟然不认识我,很怯生生的。我只好给小超一个微笑,
低头去对付孩子:“还认得我么?我是爸爸。”等等云云。也就几分钟,Juha就在出租车上
爬到我膝头嫩嫩的叫“爸爸”了,声音很美妙。

三个月的成长是显而易见的。原本贴在墙上的各种认字的海报,Juha已经可以跑过去指着上
面的东西报出名字了:鸭子、老虎、苹果、鸡蛋……对数字还没有太多的概念,不过可以不
用着急,语言都开窍了,后面的事可以慢慢来。自我意识的觉醒很强大,一个劲儿的说“我
的车”、“我的球”、“我的小车”一类的。看见Juha的成长,我很开心。

小超回到家没有很不愉快。我提前两个星期就开始收拾,去掉单身汉生活的脏乱差。几天来,
她已经把家按照她的意志重新建设起来了,“好的方式,坏的方式,哼哼,我的方式!”也
好,怎么舒服就怎么来吧。

现在下班回到家会被Juha拖着玩,“打球吧……不能坐,要站着……”美妙的日子刚开始。

世界杯来了

六月 13th, 2010

世界杯来了。

98年世界杯我已经忘记我在哪里了。

2002年世界杯我和重庆土人一起在静安新城的一个毛坯房子里高兴着,中国队三个一的目标一个都没有完成。

2006年世界杯我在Izzy的寝室,等待新的冠军,等待新的工作。

今年我已经没有体力看了,可是儿子的精神极好,他不睡我们也不能睡。所以几乎每天可以看两场小组赛。

下次世界杯,我想可以教儿子什么是越位了。

Anniversary

十一月 19th, 2008

一年前的今天

这么快就一年,一转眼的样子。

第一年,两个人最激烈的磨合期。需要磨合的东西很多,吃饭的口味,作息时间,一些平日里体验不到的地方都会有磨合问题。

两个人真好,可以一起吃饭,一起逛街,一起在超市里面拿出冰柜上摆得比较靠里的酸奶,因为生产日期更新一些。还能一起看电视,看电视剧,看电影频道。看国产片的时候我可以导视,要是碰上大富之家,我就是小学生了。有瀀¹儿¿€—憾的是,一年来没有进过电影院,虽然说过几次了,可还是没有成行。

孩子来了又走了,这是今年最可惜的事情。我们曾经一起想着孩子的样子,争论着到底该像我还是像她;还想着孩子的名字,可能孩子不喜欢默存这样的名字,转头走了。

今天,我上班,妻还躺在床上,好好的休息,养着身体。我没有买礼物,准备早点回家帮忙多干点家务活。

一年了,是纸婚。磨合得差不多了,该平稳了。

感谢一年来陪我们走过的人们,你们的关爱一直伴随着我们。

我还好

十一月 10th, 2008

上个月29号急匆匆赶回家,到今天才重新坐到办公室里上班。一切都还好,未来还可期待。

download damien omen ii dvdrip

头等客之行——火车

七月 28th, 2008

真的是很久没有坐长途火车了。原本我的话是“真的是好久没有坐火车了”,被妻修正:“你平均每个礼拜都坐一次火车呢!”

两张中铺,想换下铺,起码换一张也好啊。快开车了,一男一女两个学生来了。我和他们商量换铺,他们说不行,理由是中铺有点晃。真的晃么?我不知道,相信他们吧,谁叫他们是“上,还叫痛”大学的高材生呢。

路过杭州,停东站。我趴在窗口想看看能不能观察到自己的家,没有想到火车缓缓的从二桥开过去了,我家在四桥边上,就这么错过了。当然,四桥也只是跑汽车的。

后面就停义乌、金华、衢州、上饶、鹰潭。杭州以南的地方我没有到过,所以这些我也只是在书本上知道。鹰潭是一个大站,掉头向东就可以走鹰厦线去厦门了。

一路上我们熟练的吃着东西,所谓穷家富路,路上不吃点还能干什么呢。一边吃一边给妻讲王小波的《我的阴阳两界》,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小说,最终还是没有讲完。边上的两个07年650+考进大学的孩子还不太适合听这些,我尽量委婉,少了很多色彩。

入夜,睡觉。火车平均一个多小时就停站一次,赣州、龙川、河源、惠州。火车一停我就醒一下,看看上下车的人,还有自己放在行李架上的行李。这一夜倦得很。

靠近深圳的地方车已经开得很慢了,路过龙岗,路过布吉,我们说这里要是有车站可以停一下就好了,我们就可以下车了。晚点半个小时到深圳车站,完全是南国的样子了,我惊吓得连嘴都不敢张,任凭小巧的妻带着我走。出来车站才觉得深圳火车站好像人民广场地铁站啊。本来要在火车站吃个早茶的,雨大积水,还是早早搭的士回家吧。

鹰潭以南就开始风雨大作了,一直到深圳,雨越来越大。深圳火车站出来的时候高速路上感觉在泼水,难怪丈人在给我们的短信里面说:“贵人出门多风雨”,嘿嘿……

头等客之行——启程:树生长的声音

七月 23rd, 2008

结婚半年多,终于要回深圳一次了。行程推迟了好几趟,终于要回去了。

7月6号中午的火车,5号晚上去看了窦唯何勇张楚姜昕的《树生长的声音》演唱会。一妈熊帮买的内场票。

一妈站在我边上,问我到底喜欢哪个?我说还是喜欢窦唯多一些。只是,我到底喜欢哪个他呢?是黑豹的他,是黑梦的他还是后来玩佛乐的他?我们只是去找回忆,找我们心中想象的那个窦唯,看到他的音乐完全不是十几年前那种令人亢奋的样子,我知道时代过去了,他的,和我们的。

后面的姜昕唱了好几首歌子,弄得TR恍然大悟状:原来今天的主角是她啊。由于不熟悉,我只好等待,等待后面的歌曲。当然,也有和我一样的伪歌迷,一个劲的叫何勇张楚的名字。看来大多数人还是冲着魔岩来的。

魔岩几乎成了自己的血液,姑娘漂亮几个前奏音符一响,共鸣就来了,后半场注定要站着挥舞摇摆嘶吼了。每一首歌曲我都用最大的声音跟着喊,释放自己。妻在边上或许看到了一个和平时太不一样的我了吧,肥仔在没有发脾气的时候也能喊这么大声啊?

张楚还是那么瘦,说要做一些纯粹的音乐。冷暖自知,孤独的人是可耻的,姐姐,都唱了。那个写孤独的人是可耻的的Blogger不知道在不在现场呢?

散场了,散去的还有十几年前几个高中生的青春。快些回家,喝点胖大海,润润自己嘶哑了的嗓子。明天,还有十几个小时的火车等着我们。

PS. 贴一个视频,是何勇的姑娘漂亮现场版。每当看到电影大话西游,我都想用姑娘漂亮来配乐该有多好。

呼噜催眠曲

四月 12th, 2008

夜半一点多,我还在和朋友在SMN上说话。媳妇过来说:“别说了,快睡觉吧,听不到你的呼噜我怎么能睡着啊!!”

我和朋友道别:“我媳妇不听我的呼噜就睡不着了,毛病算是惯下了。”

“录下来。”

媳妇挪过来看了一眼屏幕,“录下来?每天的呼噜都是独一无二哒。”

当我是催眠曲啊?风儿轻月儿明,树叶遮窗棂,小宝宝睡觉觉,睡呀睡在梦中……你想到了过年看了七天的《闯关东》了没?

备忘.申请上海长期居住证

四月 7th, 2008

下午到居委会去给媳妇办长期居住证,因为户口需要排队,似乎是令人发指的十五年,只好先有一个绿卡,很惨绿。

居委大嫂倒是挺好,态度也不错,就是告诉我们需要准备很多东西,列在下面备忘,并造福用搜索引擎链接过来的朋友:

  • 两人的身份证复印件
  • 户口在沪一方的户口本复印件(有户号和本人户籍的那两叶)
  • 住房的产权证复印件
  • 结婚证复印件
  • 婚育证(如果没有办理婚育证要先办理,办理需要照片两张,身份证)——如果需要入沪的是男方,不知道是否需要提供婚育证:-)
  • 体检证复印件(体检可以到指定的医院指定的时间进行,主要进行X光透视和肝功能检查,需要空腹抽血)

以上都齐全,就把资料交到居委会,然后就要体验人生的真谛了——等待与希望

临渊羡鱼

三月 31st, 2008

在令狐虫那里看到这篇,里面有照片:(版权归令狐所有)

小虫

妻说好羡慕,我说: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

PS. 从Grace的Blog上看到两岁的小约翰是这么下楼梯的,喷饭。

小电影

一月 16th, 2008

本人对画外音亦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