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电

家里前天晚上停电了。

楼上那家在装修,倒是好心早早就在楼下写了条子,说家里要装修了会扰民,到时候请联系,电话号码电报挂号等等,我也没当回事。一天从外面回来发现家里断电了,进门,推电闸,电来了。只是冰箱上有水,地板上的电插板也湿了。自己弄干净了就没事。再后来,下水堵了,楼上在弄水管的时候把小石子扔下来,跟他们说了,也修好了。家里的基础建设就这么一轮一轮的经受考验。

前两天情况有点变化,跳闸的时候楼上的空气开关是好的,得到楼下总闸去看看保险丝。这样弄过两次,想想和楼上的装修也关系不大,是冬天来了的信号吧。只是大晚上的去弄保险丝挺烦人,需要跑上跑下。

前天晚上十一点多,已经躺在那里打游戏,突然就断线了。起来要开灯灯不亮,知道是停电了。打手电去看空开,也还好,那就是楼下的总闸跳了。算了,不要抹黑穿衣服拿工具下楼上楼装好再下楼上楼了,睡觉吧,明天是新的一天。

可是长夜是漫漫的,翻来翻去不能入睡。网络是断了的,冰箱是热了的,电视是没的看的,和外界唯一的连接线是手机上的Edge。感觉怪怪的,好像自己困住,在一个黑漆漆的异次元,想叫叫不出,伸手一探一切都是虚幻,我在天边仿佛看到一丝白光,但是又不能向那个方向前进。我只好拿出手机看扎克看饭否看大众点评看街旁。我就想着我是一盘童安格的磁带,放了A面《干燥花》该翻面到B面放《忘不了》,唉,折腾好久,到三点,入睡。

东方既白,下楼,弄保险丝,一切都欣欣然的样子。

=====================

自从Mansum离世都没有想起写点别的。今天早上在公车上看村上春树的《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突然有写写闲话的冲动。

早上很冷,我开了空调暖了好久才爬出被窝。想着周末小超母子可以过来收拾一些冬衣。到了办公室,听说过两天会升温,那就还是我一个人跑跑吧。我是靠近天蝎的天秤,纠结的天秤。

【转载】请疯狂转载,拜托

徐千

年初,网上流传着一套“小报童”的图片。站在长沙五一广场寒风里卖报纸的小女孩憨态可掬,惹人怜爱。现在新闻里报道,有一对来自东莞的夫妇一路找到了湖南长沙,宣称这位小报童是他们4个月前失踪的女儿,名叫徐千

现在媒体已经播报了,徐千小朋友的父亲徐见成先生,他现在还在派出所,事情进展的并不顺利。可以想见,当徐千小朋友的图片被媒体曝光之后,人贩应该非常紧张,会选择把她藏匿起来,所以人们就“再也没有见到”?不过,事已至此,只能希望全力搜索,尽早让徐千一家团圆。

徐见成 :13412096461
报馆电话:0731-2205000


更新,这个孩子不是徐千,而是另外一个孩子,和父母住在一起。只是孩子的父母生活也很困顿,只好全家都工作,包括这个四五岁的孩子。

日期变更线

周六的时候到颐高去看上网本(Netbook),想搞一个。期间小超联系过同乡人,说在四楼的一个摊位,可以去看看给个熟人价。到了四楼完全没有数码大卖场的影子,疑问难道这里不是颐高数码广场?才发现我一直把西溪数码城叫成了颐高,Johnny Walker一个。

说到这个上网本,就是一个小巧,计算能力什么的倒是其次。在卖场里看到HP,华硕,宏碁,索尼,三星,联想等等,各有好坏。事先从猛禽那里得知他用的是MSI微星的,我也想买一个。微星这个牌子以前是做主板的,我个人估计做上网本也还可以,就是目前摊子小,售后还达不到规模,就是在这一点上我们都有所顾虑,卖场里的人也都说如此这般的话。后来猛禽在gtalk上说:他们说不好是因为他们没有货啊。想想也是这个道理。一天过去了,还在犹豫要不要去买上网本,要买的话买什么。 доброе порно

昨天在联想的专卖店里看货,我倒是觉得与其买上网本还不如买一个X系列,比如X61,也薄薄的,小小的。我心思不在上网本上,所以就在店里看其他的。很多笔电都展示桌面在那里,壁纸就是Thinkpad系列传统的世界地图啦。以前也一直看这样的地图,但是现在有问题咯。

在新产品的壁纸上国际日期变更线好像有些和以前不一样,我回家查了一下维基百科

,新壁纸是对的:

一下就跳到技术贴了。国际日期变更线(日界线,International Date Line, IDL)是为了解决日期紊乱问题而设的一条子午线,基本上以东经180°子午线为准,当然为了日界线不穿过陆地或者分割一个国家,在设计这条线的时候还灵活的进行了左右摇摆。从东向西穿过日界线的时候日期要前进一天,从西向东穿过日界线的时候日期要减去一天。我恨这条规定,初中学地理的时候在这个上面扣了不少分数的。凡尔纳的小说《80天环游地球》也很好的解说了一直向东做环球旅行最终可以找补回来一天,福格先生就赢了。日界线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东西,你可以想象,从日界线西边的汤加出发搭飞机两小时到东边的萨摩亚去参加昨天的会议,要是有一个跨国公司就跨在这两个国家,那这个公司的日程安排还真挺混乱的。

我一直以为在同一个纬度上日界线只能和这条纬线有一个交点,但是事实上远比这个复杂,我在联想店里被雷到的就是这个情况。在南半球,0°和南纬15°之间有些地方是极其复杂的。形象点儿说,一架飞机在这个范围从西往东飞,有可能会遇到三次日界线,那是不是要减去三天呢?我想不是,国际上也应该有处理这个问题的特别条款吧。出现这种日界线极其曲折的情况是一个叫基里巴斯的太平洋岛国,它的国土就在这么一个关键的位置,日界线就向东绕过了它的国土,形成了一个向东的凸起。

好了,初中地理课上有一道题:孪生兄弟为什么弟弟的生日比哥哥早呢?多么无聊的题目啊。很多年以后我还知道另外一种答案,如果生在日本,那么后出娘胎的才是哥哥,从《棒球英豪》上看来的,本人对这个说法不提供科学或者不科学的解释权。

士兵突击

最近的十几天一直在看士兵突击,小说。早上6点起来,利用那有限的一点儿时间一点点的看;晚上利用睡觉前的时间也赶上一赶。不知道该说电视剧忠于小说呢还是小说明明就写成了一个剧本,两者实在是没有什么区别。

太专注于它也实在没有好处,每天梦里都是死老A,死老A。身临其境,不清楚自己是许三多还是成才。三多子纯粹,成才患得患失。醒过来一身冷汗,知道又是中士兵突击的毒。

今天早上终于看完了,准备束之高阁,在相当长时间内不去碰它了,太累。今天早上,当我想忘记它的时候,它提醒我我是成才。

IT那点儿破事儿

微软推出黑屏战略的时候说第一个星期只有百分之五的用户会黑屏,我就迫不及待的更新了,看看自己是不是那骄傲的一小撮。结果,几乎所有人都宣称自己已经黑了,好大的一坨黑。

要不是我的Realtek 8029(AS)网卡在Ubuntu8.04下用用就断线,我早就完全投入Ubuntu了,也不用这么和番茄花园半推半就了。

听说博客网不行了,方兴东也在裁员,我告诫SI姐姐要备份。对于理科女也实在不放心,哪怕是数学牛人,只好在家用wget帮着备份了一下,wget在公司不能用,还没有找到怎么用他突破防火墙的办法。

周末的时候江妹给我电话,说Office2003提示不是正版,不能保存文件了。我就势推广了一下OpenOffice。江妹装了一下说是英文的,不会用。我这厢正帮着找中文版,SMN上嘣的跳出来:“不用找了,我装上WPS用啦!”微软积德,培养了一个国产软件的用户,善哉善哉。

妥协

下面是礼拜天的时候我给自己列的这个礼拜的Todo-List:

  • 写三个PPT。
  • TC326(FSPB)
  • 狗屎皮模块,写两个函数。
  • 教书匠(Teacher Man)。
  • 给VIM写一个AHTI的语法文件,可以高亮。
  • 看书:HSDPA/HSUPA Bible。

今天已经是周三了。以上只完成了一项。我匆匆的在Google Notebook上记录一笔:教书匠150页,15.10.2008。准备剩下的找时间再看,然后在Teacher Man那一条上划上一条横线。现在我完成两项了。

其实这种体验很痛苦,计划不得当,执行也不彻底。

一道作文题

阅读以下材料,作文一篇,不少于700字,不能写成诗歌。

地震袭来,男人第一反应冲下楼,楼倒,妻、子埋在下面。还好,救援成功,母子平安。其妻获救第一句话:“我要和你离婚,我你可以不要,儿子可是你亲生的!”男人辩解:“那是我的本能反应啊!”

100 feet online 要是今年高考出这么一道,够喝一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