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默存’ Category

世界杯来了

六月 13th, 2010

世界杯来了。

98年世界杯我已经忘记我在哪里了。

2002年世界杯我和重庆土人一起在静安新城的一个毛坯房子里高兴着,中国队三个一的目标一个都没有完成。

2006年世界杯我在Izzy的寝室,等待新的冠军,等待新的工作。

今年我已经没有体力看了,可是儿子的精神极好,他不睡我们也不能睡。所以几乎每天可以看两场小组赛。

下次世界杯,我想可以教儿子什么是越位了。

春节快乐

二月 15th, 2010

密码差点儿忘了。:-)

2009年的圣诞节我当了爸爸,儿子是@juhaliu。小名叫Juha(悠哈,千万别念成朱哈),为了纪念Juha Mankinen先生。现在儿子五十天了,可是按照传统过了年就长一岁,那他也号称两岁了。

不管将来是不是能成为总书记(为了和方望溪总统对等),反正目前他的台头是“有效帮主 ”,嗯。

参加了一次培训,叫“Train the Trainer”(ttt)。在五分钟的演示中我介绍了微博的特点——短小精干,去中心化,但又有聚合。我特别用褪脱做例子,说明了开放api的重要性,恩,要开放,不要封闭。

庚寅年到了,祝大家心想事成,万事如意。据说屈原也是庚寅年出生,那今年我们家就要过一个“屈原年”了。

新生

九月 26th, 2008

宣告一个新生命是很困难的事情,因为对于它我们太没有经验。可是它确实来了,昨天妻去做检查的时候能清楚地听见胎心的跳动了。后来在电话里,妻和我说起当时的情况,“我听见了,我听见了!”好不兴奋。

今天上午陪同去抽血,才得知本来自诩A型血的准妈妈原来是B型血,-_-|||。AXB=A、B、AB、O。我其实挺希望孩子和妈妈一个血型的,现在……只有百分之二十五的机会。

前几天小超在朋友圈子里面宣布:“我有孩子了!”令狐回复:“你火星啦。”喷饭。

孩子出来见人大概在2009年4月中旬,再晚点儿就是金牛座了。想到圣斗士里面的金牛座战士阿鲁迪巴,就有点希望它早点来,白羊座也很好。

对于孩子总有很多期望,有人说,到了生的时候就只会希望它健康了。嗯,健康就好。长大怎样都好,只要不像猛禽伯伯欺侮小动物。

FT-童话,更新不勤快,工作、生活,各种因素都影响更新效率的。